这位公开出柜的“80后”新星,会是下任美国驻华大使吗?

12月9日,据美国政治新闻网Axios报道,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正考虑提名皮特·布蒂吉格(Pete
12月12月9日,据美国政治新闻网Axios报道,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正考虑提名皮特·布蒂吉格(Buttigieg)担任美国驻华大使。

皮特·布蒂吉格的名字很快登上微博热搜。他身上有许多令中国人好奇的标签:哈佛牛津高材生、28岁成为市长、同性恋总统竞选者、少数族裔等。

布蒂吉格现年38岁,是一位政坛新星。他出身于一个马耳他裔美国人家庭,求学于哈佛大学、牛津大学,他熟练掌握8国语言,但据公开消息称,布蒂吉格没来过中国,也不会中文。他曾在2015年公开出柜,2018年与同性恋男友组建家庭。


今年2月初,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让布蒂吉格一举成名。他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同性恋总统竞选人,也因身份优势和卓越的演讲才能,让他的支持率一度紧跟拜登、桑德斯、沃伦等老牌政客,成为民主党初选中的年轻“黑马”。

初选失败后,布蒂吉格很快宣布支持拜登。如今,拜登会真的任命这位政坛新星担任美国驻华大使吗?

01 铁锈带走出的青年政客

1982年,布蒂吉格出生于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这里属于美国五大湖周边的铁锈地带。像其他中西部重工业城市一样,南本德市也在知名汽车制造商斯图贝克(Studebaker)撤离城市后,不断衰退。


布蒂吉格的父亲约瑟夫·布蒂吉格(Joseph
Buttigieg)来自马耳他,与他的母亲詹妮弗(Jennifer)相识于新墨西哥州立大学。成家后,两人搬至南本德市,夫妻同时在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Notre
Dame)教书。

童年的布蒂吉格相对内向,他的亲戚安妮(Anne
Montgomery)在接受采访时将布蒂吉格描述为一个小观察家,“每去一所新学校,他都会坐在那儿,观察大家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布蒂吉格的领导能力和政治潜力在学生时代便有所展现。他是南本德市圣约瑟夫高中一名拥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学霸,他还是学生会主席,并在校内被投票为最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的学生。他自学语言、乐器,喜欢排练话剧《仲夏夜之梦》,最喜欢的作家是詹姆斯·乔伊斯和他的《尤利西斯》。

2000年,他成为高中毕业时上台发言的优秀毕业生。那一年,他在约翰·肯尼迪图书馆举办的论文比赛中得了一等奖,文章讨论了时任佛蒙特州议员伯尼·桑德斯的政见,年仅18岁的他飞往波士顿领奖,同时会见了肯尼迪家族成员。

这次经历或许为布蒂吉格将来从政埋下了伏笔。


此后,布蒂吉格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历史和文学双学位,期间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成为好友。毕业后,2005年布蒂吉格又获得罗德奖学金,赴牛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继续求学,并获得哲学、政治学及经济学硕士学位。

即便在求学生涯,布蒂吉格也未停下政治参与的脚步。2003年,他为哈佛校报《哈佛绯红色》(The Harvard
Crimson)写了一篇谴责伊拉克战争的文章。2004年约翰·克里(John
Kerry)竞选总统时,他还担任过克里团队的竞选政策专家。2005年,他又参与了杜鲁门国家安全项目,负责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方向。

2007年,为了将经济学用于实践中,毕业后的布蒂吉格前往麦肯锡公司(Mckinsey)芝加哥办事处担任咨询师,专攻政府和私营公司的能源、零售、物流问题。

毫无疑问,从大学时代一直到毕业后工作,布蒂吉格一路下来都是很受瞩目的人。《纽约客》评价,20多岁的布蒂吉格处在人生中最光明的时刻。

02 “最有趣市长”

2010年,一直怀有从政理想的布蒂吉格,竞选印第安纳州财务长,结果输给了共和党对手。

没有人会想到,他在第二年便以74%的高支持率当选家乡南本德市的市长,那年布蒂吉格只有28岁。

但是,这座没落的铁锈地带小城市长并不好当。南本德市是印第安纳州的第四大城市,作为铁锈地带落后的重工业城市,上世纪汽车制造业带来的红利早已不在。美国《新闻周刊》认为,南本德市在美国十大濒死城市中排名第8位,南本德市的人口从1960年的13万人下降到2010年的10万人,下降比例近25%。


振兴市区和拆除废弃房屋是布蒂吉格拯救“垂死”城市的主要目标。

为了让中心街区更宜于步行,布蒂吉格与圣母大学合作,解决了城市道路坑洼问题,并增加了冬季除雪的基础设施。2013年,布蒂吉格提出了“智能街道”城市发展计划,并在2015年初的交通研究公开听证会后,通过增税融资,发行支持该计划的债券。

布蒂吉格另一个标志性计划是“废弃闲置房屋计划”,该计划要“在1000天之内拆除1000处房产”。在布蒂吉格的第一个市长任期结束前,已修复40%的目标房屋,有679间房屋被拆除。


他担任市长几年后,南本德市中心因新建筑、新餐厅和光彩夺目的灯光秀而焕发新生,每日灯光秀在圣约瑟夫河畔上演。布蒂吉格在城市的老旧管道上安装了传感器,来确保水源安全流动,他还将市区主干道重命名为马丁·路德·金林荫大道。

《华盛顿邮报》曾评价布蒂吉格为“从未听说过的最有趣市长”。《南本德论坛报》资深专栏作家杰克·科威尔称赞,布蒂吉格与过去的市长不同,“当人们来找皮特交谈时,他会说,‘我们如何帮助您完成这项工作?’”

但南本德市约2.7万名黑人居民,似乎是布蒂吉格当市长过程中的盲点。2012年布蒂吉格上任之初,便因联邦调查局的非法录音指控,免去了当地一名受欢迎的黑人警长,遭到黑人社区的强烈不满。

南本德议会议员里贾纳·普雷斯顿(Regina
Williams-Preston)指出,布蒂吉格1000天内拆除1000所空置房屋的政策,既受到欢迎也受到争议,因为在其中,有色人种的废旧房屋较多,遭到拆除的比例更大。

“他们一次要摧毁整个片区,这可能导致铅和石棉的扩散。”普雷斯顿说。

虽然大多数居民说这座城市在他的领导下得到了改善,但不同种族的收入差距很大。《现在繁荣》研究显示,仍有40%的南本德非裔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一比例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03 出柜助连任

布蒂吉格在美国政坛一度非常火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公开承认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在性取向方面,布蒂吉格花了很长时间与自己和解。学生时代,布蒂吉格从未和男同学讨论女生、恋爱等话题。担任南本德市长期间,周围的男同事开始与女人结婚生子,而布蒂吉格下班后,更多是独自一人喝着啤酒,看着美国喜剧动画《辛普森一家》。

2014年,布蒂吉格首个市长任期过半时,被派往阿富汗战地,他开始害怕,如果在海外死了,他将永远不知道恋爱会是什么样。那时,布蒂吉格开始私下向朋友和家人表明自己的性取向。

同年,布蒂吉格在约会软件上遇到了就读于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查斯顿(Chasten Glezman),并相恋。

2015年,时任印第安纳州州长、现任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签署了《宗教自由恢复法》,该法允许本地企业歧视LGBTQ人士。彭斯是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典型的共和党保守主义者,他反对同性恋、反对堕胎。彭斯曾公开表示,同性恋是一种(政治)选择。


无论是从政治立场还是个人角度考量,布蒂吉格都决定“大声出柜”。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宣布同性婚姻合法的前两周,布蒂吉格在当地报纸《南本德论坛报》发文宣布出柜,他写道:“我准备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这一简单事实……经过多年的奋斗和成长,我认识到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我有棕色的头发一样。”

布蒂吉格表示,与其说是政治上的,不如说是一种个人的计算——鉴于他的公职工作,只有他的选民知道真相后他才能公开约会。

那时正值2015年市长连任的当口,公开出柜未成为布蒂吉格的负担,反而让他以80%的高支持率获得连任。布蒂吉格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曾说,“如果我二十多岁时出柜,我不确定我会取得什么成就。”

三年后,布蒂吉格在芝加哥奥黑尔机场B5登机口,向已经成为中学老师的查斯顿求婚,这里也是他俩第一次约会的地点。两人于当年6月结婚,再度让美国政坛为之震撼。此后,布蒂吉格的性取向也变成了他的政治标签。在保守的共和党环绕的中西部地区,布蒂吉格是少有的民主党人士。历史学家戴维·米斯林(David
Mislin)称,布蒂吉格是美国中西部传统福音派(包围)中的务实民主党进步者。

04 他能当驻华大使吗?

布蒂吉格的政治上升之路仍在继续。

2018年12月,布蒂吉格表示他将不再寻求连任南本德市长。很快,他便宣布参与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民主党提名,也成了历史上首位公开出柜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由于多重身份,布蒂吉格成了民主党初选中的“偶像式明星”。今年2月3日,布蒂吉格以0.1%的优势在艾奥瓦州的初选中获胜;2月11日,他又在新罕布什尔州取得第二名,被视作民主党的“黑马”。


一些媒体分析,布蒂吉格的最大优势在于,在一帮70多岁的竞争对手面前,他代表了民主党的新生代力量;而在政策制定上,他又较为温和稳健,收获了部分中间派选民的支持。

但他的劣势也很明显,短暂的政治经验就是其一。除了在人口仅10万的南本德担任两任市长外,布蒂吉格并没有其他从政经历。

果然,在内华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的初选中,布蒂吉格均表现不佳,于是,他在3月1日宣布退选。次日,布蒂吉格正式宣布将支持拜登的竞选活动。拜登也对他释出善意,在二人一同出席的一次活动中,拜登向布蒂吉格的支持表示感谢,并称他让自己想起了几年前去世的长子博·拜登。

拜登在获得大选胜利后,重用布蒂吉格这位民主党的政治新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美国驻华大使一职,通常情况下会由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人物出任,此人的职业生涯往往已进入中期或末期,比如之前担任过美国驻华大使的骆家辉、洪博培,以及刚刚离任的泰里·布兰斯塔德。如果布蒂吉格能够当选,将会颠覆这一模式。

拜登在4月份曾谈到,他的内阁将更“多元化”。据《纽约时报》报道,此次内阁的提名人选中,拜登打破了很多惯例,美国政府多个要职首次由女性、少数族裔担任,整个内阁也表现出了多元化和年轻化。

若拜登真的选择布蒂吉格似乎也属情理之中。布蒂吉格在2014年作为海军上尉赴阿富汗服役,与拜登的已故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有着相似的海外参战经历。这种微妙连结让外界猜测,布蒂吉格成为下一任美国驻华大使也不无可能。

Axios的报道透露,除了美国驻华大使一职之外,布蒂吉格也在交通、商业等职位的候选人之列。消息人士透露,布蒂吉格已向拜登的过渡团队表示,他对外交政策或者国家安全领域的职位最感兴趣。

对布蒂吉格本人来说,他更期待成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他曾在竞选时多次提到对外交政策的兴趣,他认为9.11事件深刻影响了他的世界观,自己是“9.11一代”。美国媒体Politico称,9.11事件震撼了布蒂吉格的内心并激起了他的“激进外交思想火苗”,当时还在哈佛大学念书的他,希望民主党能够更加具有战斗精神。

但目前,拜登选择了非裔女性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布蒂吉格的愿望现已落空。

眼下还不能确定,布蒂吉格最终会担任哪个职位。但无论怎样,布蒂吉格的支持者认为,他在拜登政府内任职会为其政治生涯加分,这将帮助他与黑人选民建立良好的关系。

就像今年3月1日,布蒂吉格在支持者的“2024”呼声中退出竞选一样,他的支持者也在期待,4年后,布蒂吉格会携更大的政治能量重返美国总统竞选的舞台。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这位公开出柜的“80后”新星,会是下任美国驻华大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