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救活毕生“真爱”,变态医生和她的尸体人偶同居了7年

1940年的秋天,弗洛琳达听到一些奇怪的传闻,有人说看到妹妹埃莱娜出现在卡尔医生的家里,坦赞勒医生是当年不顾一切救治她的医生。

弗洛琳达不太相信这些奇怪的传言,可他们说得跟真的一样,抱着一探究竟的想法,她以祭拜妹妹的名义敲响了医生家的门。

弗洛琳达要求医生前往妹妹的陵墓,打开棺材确认尸骸的存在,没想到卡尔医生却说“她”就在我的房间里——一具面无血色目光呆滞的人偶,更可怕的是埃莱娜早在1931年去世,已经有9年……

这并不是一个恐怖小说的情节,也不是什么故弄玄虚,一个变态医生把死尸变成了人偶,并且同床共枕一起生活了7年,关于这段故事你们一定有很多问号,请接着往下看。

从卡尔医生开始说起,这个人一直充满着神秘。他是一个德裔移民,在德国出生,曾经从印度前往澳大利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的生活颠沛流离。

战争结束后他回到德国结婚生子,育有两个孩子,随后卡尔一家人移民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泽弗希尔斯(Zephyrhills),和卡尔的姐姐一起居住。


在当地人们更多称呼卡尔为冯·科瑟

短短一年后,卡尔就找到了一份在基韦斯特岛(Key West)的工作,在海洋医院里担任放射科医生。

关于他的名字,有卡尔·坦赞勒,在美国他又以卡尔·坦赞勒·冯·科瑟为名,号称自己是德国贵族,获得了9个不同的学位,总之他的经历不太明了,之后我们就直接称呼他为卡尔。

移民美国的卡尔当着放射科医生,日子过得安稳也低调,或许因为常年与妻子和孩子分离,年过五十的卡尔说他经常在梦见已故的祖母,祖母托梦告诉他,他的“真命天女”是一位有异国风韵的黑发女人。


伯爵夫人安娜·康斯坦西亚·冯·布罗克多夫,即卡尔梦中的祖母

1930年4月22日,卡尔等来了他的“真爱”。玛利亚·埃琳娜·米拉格罗·德·霍约斯(后称埃琳娜)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医院检查。

卡尔一眼就恋上了她,认定她就是梦里那个黑发异国的女人。埃琳娜是古巴裔移民,父母在当地的雪茄厂工作,家里有三个女儿:西莉亚、弗洛琳达和埃琳娜。


埃琳娜的容貌出众

埃琳娜长相漂亮,有一种特别的异国情调,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美女,在俱乐部里跳舞时总喜欢把玫瑰花别在耳朵上,能迷倒一大片懵懂小年轻。

不过,美人早有所属,1926年,17岁的埃琳娜就和丈夫梅萨组建了家庭,但很不幸不久后怀孕的埃琳娜意外流产,丈夫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搬到了迈阿密。

到了1930年,年仅21岁的埃琳娜患上肺结核,遂前往海洋医院治疗,卡尔看着眼前的人妻不知是喜是悲,毕竟肺结核是当时的绝症。

为治疗埃琳娜的肺结核,卡尔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包括使用各种奇怪的草药、药剂,偷偷使用医院的X光机观察埃琳娜的病情发展。

同时,他也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的爱意,除了无偿的治疗外,卡尔还会购买最新款式的珠宝首饰送给埃琳娜。

似乎没有可靠的记录显示埃琳娜对卡尔的示爱有什么回应,但有文章指出埃琳娜拒绝了卡尔的求婚,卡尔继续沉迷单相思。从实际情况看,作为身患绝症的有夫之妇,再婚自然是不可能的,我想埃琳娜对这一份跨越年龄的爱意多半是持消极态度的。

经过一年半的治疗,才22岁的埃琳娜最终还是因为肺结核而去世,但故事远没有结束。卡尔先是征求到埃琳娜家人的同意,由他个人出资给埃琳娜修建坟墓。


卡尔的实验室,他会在里面做各种奇怪的发明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但这在当时其实也是合理的。首先,当时的雪茄行业受到了第一次世纪大战的重创,陷入衰落了,这意味着埃琳娜的家境至少并不乐观,有人能主动承担丧葬的费用,自然是极好的。

另外,肺结核是当地最流行的绝症,埃琳娜仅仅是其中一个不幸的患者,她的家人之后大多也都死于肺结核,这可能与雪茄厂拥挤的工作环境有关。

埃琳娜死后,卡尔给她制作了死亡面具,这是一种类似倒模的方法,可以记录保存死者的面容,从前用于雕像制作。随后他便开始着手于墓的修建。


卡尔手捧埃琳娜的死亡面具

他的目的是打造一座豪华墓,尽可能保护埃琳娜的容颜。因此,他设计了一座高约1.5米的宽大地上陵墓,防止泥土渗水侵蚀。棺材则是用金属做成,还设有盛放福尔马林(甲醛溶液)的夹层,减缓尸体的腐败。

埃琳娜的陵墓从设计到费用全由卡尔承担,他自然也拥有墓地的钥匙。在埃琳娜下葬后的一年半里,几乎每晚卡尔都会到墓地和死去的埃琳娜说说话,每次都要持续数小时。

卡尔说他在墓地能听到埃琳娜唱歌,那是一首关于“回家”的歌曲,这激发了卡尔内心怪异的想法,他要把埃琳娜“救”出去。


卡尔为埃琳娜建造的豪华墓

1933年,埃琳娜下葬后不到两年,卡尔在某个晚上用手推车把尸体从墓地里偷走带回了家里。尽管卡尔已经做好了各种防腐准备,但尸体的情况仍然是令人作呕的。

卡尔在他的回忆录中描述了他如何清理埃琳娜的身体,她的皮肤被霉菌侵蚀呈现出一种滑腻的质感,头上和耳朵里有蛆虫在蠕动,腹部因腐败充满了气体好像要爆开来。

为此,卡尔改造了一些医疗器械,以便给埃琳娜清理和防腐,显然这样的埃琳娜是和美丽毫无关联的,所以卡尔接下来对尸体进行了精心的修复和装饰。

去除了内脏的腹腔空荡荡,卡尔用碎布填充;腐败的皮肤令人作呕,卡尔用蜡覆盖并配上假发(用埃琳娜的头发制作);眼球腐败生蛆,卡尔给它装上玻璃眼珠;软组织腐烂的骨头随时散架,卡尔用钢琴弦固定好;腐败的气味恶臭难忍,卡尔买来各种香水和精油掩盖……


情景再现图,并非真实照片

现在的埃琳娜已经变成了一个真人大小的玩偶,外表就像一个十分劣质的蜡像,目光无神总是望着天花板,不敢想象卡尔竟然跟这样一个十分惊悚的尸体人偶一起生活了7年。

在这7年间,小小的基韦斯特出现了奇怪的传言。先是每天都去墓地的卡尔突然消失,引起了一些人的怀疑。然后是卡尔偶尔会购买一些女性的衣物和首饰,包括香水等,这些对于一个人生活的卡尔来说并不是必需品。

后来,卡尔的邻居无意中看到了屋子里的人形玩偶,流言更是传得火热,也就传到了埃琳娜的姐姐弗洛琳达耳中,便发生了开头提到了惊悚场景,此时已是1940年。

试想一下,一个去世近10年的亲友突然以极为不自然、充满腐败气味的人偶形式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种冲击有多么大。

弗洛琳达报警后,警察逮捕并拘留了卡尔,同时埃琳娜的尸体由法医解剖检查,证实了的确为一具女性尸体,卡尔面临掘墓偷尸的指控。

可是当地人对这样一件相当惊悚的案件表现出极高的宽容,甚至不少人认为这是一种浪漫至极的行为,的确卡尔从见到埃琳娜开始就从未停止过对她的喜爱,甚至要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和埃琳娜在一起。

当埃琳娜的尸体被放置在殡仪馆公示时,这个小城市有超过6800人前来参观,场面空前火爆,包括很多小朋友,当然他们晚上回去都做噩梦了。

关于卡尔的指控,起初当局没办法找到一个合适的罪名起诉他,他们发现也只有破坏坟墓以及偷走尸体的罪名适用,可在这个案子中,掘墓偷尸的行为发生在7年前,法庭认为超过了追诉期,应当撤销起诉。


卡尔被问话

总之,卡尔并没有受到惩罚,但他也不再能拥有埃琳娜的尸体,尸体最终被秘密地埋葬于公墓里,墓碑上没有留下姓名,除了当时填埋的几个人,没有人知道她被埋在哪里。

卡尔伤心欲绝,次年便搬离了基韦斯特这个地方,就在他离开后2小时,他为埃琳娜修建的墓发生了爆炸,所有人都认为是卡尔的杰作,那是他的告别。

最终,卡尔回到原本的家庭中,在一本纸浆杂志上发表了自己的传记,最终在1952年去世,死的时候抱着埃琳娜雕像,那是用死亡面具制作的真人大小雕像,有人也认为那雕像就是真正的埃琳娜。


博物馆中埃琳娜遗体的复原

这段畸形的单恋已经成为传奇,但人们仍然在尝试解读卡尔的心理。一般认为卡尔的行为可能是一种恋尸癖,而恋尸癖是性变态的一种,大多数案例中都有玷污尸体的行为。

举几个例子,1988年报告的一例恋尸癖,张某自17岁起与有夫之妇杨某通奸并长期姘居,因此遭到双方家庭的指责和毒打,来往减少后苦于无法释放欲望,偶然得知附近有女性下葬,加上曾听过“奸尸还阳”的故事,便走上了不归路。

1992年另一例恋尸癖案件中,嫌疑人除了扒坟奸尸的行为,还对女性的手脚表现出强烈的喜好,多次锯下尸体的手脚,剔除筋肉后欣赏“留念”。

当然也有比较特殊一些的恋尸癖,2004年《南方周末》报道了一起女教授失踪案件,从1995年起宋实便没有在亲友面前露过面,她的丈夫谢玉臣称妻子体弱无法接待访客,也不让任何人进入家中。

实际上,妻子早已死亡,谢玉臣称他之所以一直隐瞒此事,一部分出于对妻子的感情,一部分出于对死亡的科学观察,8年了,宋实的尸体并没有腐烂,可能与她去世前长期无法进食和丈夫对尸体的清理有关。

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认为,谢玉臣这种也是典型的恋尸癖,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不惧怕尸体,而且觉得尸体有一种静谧、安详的美,起初可能是对死者有情感以来,后逐渐发展为对尸体的迷恋。

在卡尔与埃琳娜的案例中,情况显然是符合以上描述的,但或许是卡尔专一的“爱”,以及他50岁的绅士形象,让人没有往常见的恋尸癖去想,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人鬼情未了的浪漫。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没能救活毕生“真爱”,变态医生和她的尸体人偶同居了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