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倒众人推 特朗普就成了美国政坛“最大负面公约数”

新闻 Alex 1周前 (01-10) 65次浏览

国际分析撰文:叶侃

1月7日,美国国会大厦发生暴力事件,数百名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在此期间进行示威活动,以向正在进行的国会联席会议施压。抗议者们攻破了国会大厦,使国会不得不紧急休会,被迫暂停选举结果认证程序。

除特朗普本人为此强行辩护之外,几乎所有的美国政坛头面人物都异口同声地对上述「暴行」予以严词谴责,甚至连特朗普的「亲密战友」,现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不例外。

如此「牆倒众人推」的景象也揭示出一个残酷的事实,即特朗普已成为当前美国政坛的「最大负面公约数」。绝大多数政治人物为前途计,都尽全力与其划清界限。

牆倒众人推 特朗普就成了美国政坛“最大负面公约数”

2020年11月24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发表讲话,副总统彭斯在一旁看着。(AP)

不惟最新的国会山骚乱,同一天刚刚完全落下帷幕的美国国会选举中,特朗普的「负面公约数」效应同样十分显著——这一点从当选议员的竞选之路当中可见一斑。

作为佐治亚州参议员改选的「黑马」,年轻的民主党新生代后进者奥索夫(Jon
Ossoff)在竞选过程中极力避免直接触及有关特朗普执政理念的问题,而仅仅表示:「特朗普正在离我们远去,我们应该儘快忘记他」。

这位靠民权运动起家的年轻后生,原本对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一系列「倒车式」的移民政策持激烈批判态度。

但在已然陷入特朗普主义泥沼的美国选举政治中,为拉拢中间选民计,其本人也只能暂且收起对特朗普的「雷霆之怒」,而专注于对一些事关普通选民切身利益的专门政策上——比如许诺向该州民众发放每人每月2000美金的「疫情补贴」以及重启奥巴马时代的医保改革,以期让每个普通美国公民都能拥有负担得起的基本医疗保障等。

与奥索夫类似,佐治亚州另一位民主党当选议员沃纳克(Raphael
Warnock)也曾为「特朗普泥沼」而头疼不已。非裔出身,选择教士道路的他,一直立志以1960年代的著名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为榜样,为族裔平权而奋斗终生。

在这一理想感召下的他,自然对特朗普那套「白人优先」的「恶劣种族主义」理念嗤之以鼻。但受制于「特朗普泥沼」的选举环境,其本人也不得不选择与奥索夫相似的「迴避意识形态之争」而专注于具体惠民政策的「务实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泥沼」不仅极大影响了民主党竞选者的行为模式,也几乎同等程度地影响了特朗普「名义上的同路人」——共和党议员候选人的战术与策略。

蒙大拿州成功连任的共和党参议员丹尼斯(Steve
Daines),虽然自特朗普执政以来就几乎在所有施政纲领与具体举措上全面站台特朗普。但在被特朗普主义搅得乌烟瘴气的选举年,很多原本默认为「共和党铁票仓」的正统保守派选民都开始疏远特朗普。

如此情形之下,为连任前途计的他不得不选择尽量与特朗普切割,在施政理念与具体政策上都与后者拉开距离。比如其在移民政策上一改此前力挺特朗普的姿态,在抨击少数族裔非法移民——尤其是拉美裔与非裔的调门上明显软化。

无独有偶,另一位「特朗普的亲密战友」,成功连任的堪萨斯州参议员马歇尔(Roger
Marshall),也在竞选期间与特朗普保持了「友善的距离」。

可以说,本次国会改选中,特朗普已然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红蓝两方候选人都必须迴避的「负面因素」。

虽然两方候选人迴避的动机不尽相同,民主党候选人是出于避免激化与那些部分认同特朗普施政理念的中间选民的矛盾,共和党候选人则试图尽全力保住正统保守派基本盘。

受「特朗普泥沼」的影响,本届当选议员从目前表现来看,都有着一定程度的「搁置意识形态争议」,并专注于技术性议题的倾向——无论是婴儿潮世代还是后继世代皆是如此,对于处于纷争乱世的美国政坛来说,这一转向或许并非坏事。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牆倒众人推 特朗普就成了美国政坛“最大负面公约数”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牆倒众人推 特朗普就成了美国政坛“最大负面公约数”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