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暴力事件中角色受质疑 谷歌和脸书陷被动

2021年1月6日,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拯救美国”大集会后,部分民众闯入国会大厦,爆发警民冲突。(石青云/大纪元)

由于在6日冲击美国国会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受到质疑,谷歌和脸书本周受到了质询,陷入被动之势。

冲击国会大厦的抗议者,在冲击前以及冲击期间,使用的是谷歌旗下的YouTube、脸书以及其它平台。

对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是否忽视了危险的程度,Alphabet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追问下表示,该公司一直担心“现实世界受到伤害的可能性”以及“煽动暴力”。

“我不想说我们明确预见了上周发生的事情,但发生暴力的可能性令人担忧。在此(上周发生的事件)之前,已有相关情报。”皮查伊本周在路透社Next会议上说。

“我认为,互联网作为一个整体,需要正视可以传播什么样的信息。我们各方面肯定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他补充说。

在2020年美国大选后的几周内,YouTube删除了成千上万个指称“普遍存在选举舞弊”的视频;在冲击美国会大厦事件之后,又暂停了川普(特朗普)总统的频道,指控他“煽动暴力”。

谷歌也从其GooglePlay商店中,移除了广受川普支持者欢迎的社交媒体软件Parler。

受保守派欢迎的另一社交媒体Gab,半开玩笑地呼吁也把脸书和推特从网上商店下架,并提到了一些传闻。这些传闻指,冲击国会事件是在推特上组织的,而6日抗议活动是在脸书上组织的。

周五(15日),因冲击国会事件而被指控的人中,至少一人的推特账号仍保持存活。

Parler的首席执行官本周对《大纪元时报》表示,那些让Parler去平台化(deplatform)的公司要求其遵循与脸书和推特不同的标准。他也谴责了使用Parler从事暴力活动的人。

推特并未回复置评的请求。脸书营运长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路透社会议期间播出的一则采访中表示,冲击国会事件是在线组织的,但归咎于其它平台。

“我们知道这是在线组织的。我们知道,我们又封禁了‘匿名者Q’(QAnon)、‘骄傲男孩’(Proud Boys)的账号、关闭了‘停止窃选’群组——谈论上周可能发生的暴力的任何组织。我们对规则的实施从来不是完美的,因此我敢肯定脸书上还有(这样的)事情。但我认为,这些活动大多是在(其它)平台组织的。它们不具备我们这样的制止仇恨的能力、没有我们这样的标准,也没有我们这样的透明度。”她说。

脸书周一(11日)宣布,正在20日拜登宣誓就职日之前删除所有包含“停止窃选”一词的内容。

脸书发言人在推特上对记者说:“雪莉注意到了这些活动是在网上组织的,包括在我们的平台上,她率先明确表明,我们也(在其中)扮演了角色。”

该发言人补充说:“她指出了这一点,许多记者和学者也指出了这一点:我们对‘匿名者Q’、民兵和仇恨团体的打压意味着,大量活动已转移到规则和实施工作更少的其它平台上(进行组织)。”

(英文大纪元记者ZACHARY STIEBER对本文有贡献。)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