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堵住华盛顿的“旋转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针对中国外交部在新总统拜登宣誓就职的几分钟内宣布对特朗普政府28名官员实施制裁的做法,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试图通过美国政治中特有的“旋转门”现象,对拜登政府官员乃至美国未来的官员发出威胁和警告。更有参议员说,这是针对拜登政府的“敲诈勒索”。

中国“杀鸡儆猴”,意图深远

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星期五(1月22日)说:“这些制裁是警告,试图用摧毁个人的财政状况来勒索拜登政府官员,如果这些官员胆敢站出来反对中国共产党的话。”

科顿建议拜登政府将中国制裁视为拜登政府上台第一天中国对其外交政策独立性的攻击,并用最严厉的言辞谴责中国的恐吓行为。

他还建议拜登政府对中国官员采取对等行动。他说:“这些官员不应该利用我们的银行系统储存他们的巨额资产,这是中国许多贪腐官员的通常做法。他们的孩子也不应该从我们的顶级大学中取得学位,或是在华盛顿的有名的智库中获得实习的机会。”

他甚至建议,如果发现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参与其中,美国应该立即将其驱逐。

星期三,在拜登宣誓就职的同时,中国外交部宣布了28人的制裁名单,包括前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前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博尔顿(John
Bolton)、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等10名官员和18名没有列出名字的官员。

中国的制裁声明清晰地列出:“这些人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

中国媒体毫不避讳中国的真正意图和算计。中国半官方的《环球时报》英文版星期五(1月22日)发表社论说,“这些制裁将会对那些打算通过旋转门为美国企业和机构工作并获利的个人产生影响。这些制裁并不是空洞的,这是个‘有牙齿的老虎’。”

《环球》1月21日的另一篇署名评论文章说,这次制裁发出了“有力的威慑讯息”。“中国的制裁,就像在这些人头上悬挂了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会迫使那些与中国有业务和合作的企业和机构在与这些卸任的特朗普政府官员打交道时,不得不三思”。

评论说,中国不再是“纸老虎”。“这是对美国内部反华势力以及拜登政府内的中国鹰派的一次警醒,他们应该从特朗普政府的同僚那里得到教训”。

《环球网》的另一篇题为“28个伤害过中国的人,现在轮到他们疼了!”的文章则为中国政府选择制裁的时机叫好。“这些人下台后即将进入美国一些企业、机构,但还没有来得及公布聘请他们担任职务的消息(他们有的人可能已为自己找好了退路)。但北京在这一时间点上宣布制裁决定,显然会让他们立刻体会痛楚。因为,可能有的企业或机构就此要跟他(她)说再见了。”

麦艾文(Evan
Medeiros)是美国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的教授,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他星期四在英国中国研究集团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说,中国的做法“越线了”。他认为,中国的意图表面上是针对特朗普政府的部分官员,真正的目标是更多的后来者。

他说,“我认为这具有很高的破坏力。第一眼看上去,他们是在惩罚特朗普团队,但我认为,他们是在警告后面的人,不要采取任何可能影响自己、家庭和未来的行动。”

麦艾文认为中国的做法应该引起所有西方自由国家的警觉,因为“美国是第一个,谁将是下一个?”
他建议西方国家对此举行听证,并采取统一应对措施。

华盛顿的“旋转门”和可能的影响

就像《环球时报》一样,中国媒体这几天在讨论这次制裁的目的时不约而同地提到 华盛顿的“旋转门”。

华盛顿的“旋转门”指的是,美国政府官员离职后通常会在一些企业、律师事务所、智库和其他机构任职或成立自己的咨询公司,然后,可能再次进入政府。美国媒体通常把这些官员在企业与政府之间角色的互换称为“旋转门”(revolving
doors)。

比如,特朗普政府中的财政部长姆努钦来自华尔街著名投行。被特朗普解职的国防部长埃斯珀之前在美国主要军工企业雷神公司担任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埃斯珀之前的代理防长沙拉罕来自波音公司。

在拜登提名的官员中,就有不少通过“旋转门”重新入职的奥巴马政府官员。拜登提名出任国务卿的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和被他提名印太协调员的科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都曾创建过自己的咨询公司,业务涉及中国。

布林肯曾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副国务卿职务。2017年,布林肯与另外两名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官员共同建立了战略咨询公司“西方执行官顾问”(WestExec
Advisors),业务包括在“战略竞争时代管理和中国相关的风险”,为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活动提供策略建议。拜登提名担任国家情报总监的海恩斯(Avril
Haines)也曾在这家公司任职。

坎贝尔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过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2013年,坎贝尔创建亚洲集团(The Asia
Group)。这是一家专注于亚太地区战略咨询和资本管理的公司,总部位于华盛顿,在香港设有办公室。

电子报《外国人看中国》(Sinocism)的主编利明璋(Bill
Bishop)在自己的推特账户上评论到,中国的制裁直达华盛顿政治圈的核心利益。他写道:“如果受到中国的制裁的话,律所、金融公司、顾问公司,像亚洲集团以及西方执行官顾问这样的咨询公司,任何与中国有关的公司利益都会受到影响的。”

他认为,中国的这项制裁同时也是针对拜登政府官员的。“如果你采取反华姿态,以后你就不会有智库或是公司董事会的职位。”
“你必须规规矩矩地,否则你未来的赚钱能力会受到影响”。

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曾经担任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
他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做法确实会限制某些前官员的就业机会,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与中国打交道才能谋生的。

他以自己为例,自己在国防部任职前曾在律师事务所工作,那个律所的业务与中国毫无关联。他还提到,前国务卿蓬佩奥有意竞选2024美国总统,并不需要依赖中国才会有就业机会。

他建议美国的企业、机构和智库联合站出来,采取一致行动,告诉中国这样的做法是不能接受的。

他说,“如果美国的机构可以合作,告诉中国,如果他们的人或是其他机构的人受到影响,他们会切断与中国的联系。这是有勇气的行动,中国的努力会被击败的。”

特朗普政府前官员:被中国制裁是荣誉和勋章

被中国制裁的特朗普政府前官员已经表态。前国安顾问博尔顿在得知自己被制裁的当天就在自己的推特上表示,“我因‘令人厌恶的行为’受到共产党中国政府的制裁。就职日的特大消息!这是对我捍卫美国自由所做的不懈努力的认可,我接受这个殊荣。”

彼得·纳瓦罗则告诉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这是来自那个用病毒杀死数百万人的独裁政府的勋章。”
也在制裁名单中的、特朗普总统前高级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也表示,这是“荣誉勋章”。他和博尔顿一样,自己没有兴趣也没有意愿访问中国或者和中国做生意。

美国国务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
)则告诉《华盛顿邮报》,北京的制裁其实告诉了美国人特朗普的哪些政策有效。克拉奇领导将中国影响力和中国公司从美国互联网上移除的“净网行动”
, 并于2020年9月访问过台湾。

中国的做法有可能加剧两国的脱钩

电子报《外国人看中国》(Sinocism)的主编利明璋说,“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做法看起来一定很聪明,但是,从美国看来,这可能会促进有关脱钩的讨论”。

中国的做法已经引起了美国人的反感。参议员科顿星期五就建议,加快两国脱钩的行动。他说:“美国应该马上将我们的经济与中国分离开来,与他们脱离。”
他说,中国的制裁之所以会起作用,只是因为美国社会可能受到中国的影响。
他说,新的制裁正好证明,与中国缠绕在一起威胁着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繁荣。

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艾米莉·荷恩(Emily
Horne)当晚在接受查询时说:“在就职当日(中国)实施这些制裁看来是企图利用(美国的)党派分歧。这是徒劳的。”

她说,美国两党都反对这项可笑的举动。拜登总统期待与两党领导人合作,就如何“赢得与中国的竞争”而确定美国的立场。

在国会,国会共和党资深议员敦促新任总统拜登采取强硬措施,回应北京制裁刚刚卸任的美国高级官员的决定。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吉姆·里施(Jim
Risch)周四在推特上发文说,:“共和党和民主党必须联手向北京表明,我们不会因为恐吓而不敢捍卫美国的利益。”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中国堵住华盛顿的“旋转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