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毒王”落网,从广东马仔怎么到国际头号通缉犯 ?

他坐私人飞机出行,身边的保镖都是职业拳击手,他曾在澳门赌场一夜输掉 6600 万美金。他被警方称为 ” 三哥
“,领导着庞大的跨国贩毒集团,经营着年收入 700 亿美元的生意,也因此成为亚洲头号通缉犯。他叫谢志乐(Tse Chi
Lop),
人们常将他与绰号 ” 矮子 ”
的墨西哥著名大毒枭古兹曼作比较,
在被警方追查 12 年后,这名
亚洲毒王
终于在荷兰落网。但在他背后,庞大且隐秘的亚洲地下毒品市场依旧活跃,打击贩毒问题仍是各国需要面对的严峻挑战。

谢志乐其人:早有案底,坐牢 9 年后又 ” 重操旧业 “

谢志乐现年 57 岁,出生在中国广州,绰号 ” 三哥 “,1988
年移民到加拿大,若干年后转为加拿大国籍。在加拿大,谢志乐加入了一个毒品走私集团,很快晋升为中层成员。该集团主要从金三角采购海洛因。1998
年,谢志乐因贩毒指控被纽约东区法院传讯。根据法律规定,谢志乐向美国进口海洛因的罪名一旦成立,他可能被判终身监禁。但在 2000
年,谢志乐的律师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请求法院宽大处理。

在请愿书里,谢志乐对自己的罪行表示 ” 极大的悲痛 “。他解释道,自己的父母年老多病、12
岁的儿子患有肺部疾病,妻子无法照料全家人。如果法院能让自己获释,他将感谢上天,开一家餐厅,重新做人。法庭记录显示,最终,谢志乐被判入狱
9 年
,大部分时间在俄亥俄州埃尔克顿的联邦惩教所度过。

2006 年,谢志乐出狱回到了加拿大。目前尚不清楚谢在何时回到了亚洲的老巢,但公司记录显示,谢志乐和妻子于 2011
年在中国香港注册了一家企业——中国和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China Peace Investment Group Company
Ltd)。出于对谢志乐 ” 重操旧业 ”
的怀疑,警方再次针对谢志乐进行了监控。他们发现,出狱后的谢志乐挥金如土,但行为小心谨慎。

一名法新社调查人员描述称,谢志乐平日留着中分短发,衣着休闲时尚,看上去就是典型的中年男子。但他对个人安全非常重视,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每次出行都必备
8 名保镖贴身护卫
,这些人都是泰国拳击手,且会定期轮岗。

每逢生日,他都会举办极尽奢华的派对,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接送家人和随从。警方猜测,谢志乐的大手笔一定有着巨大的资金流支持,单单凭借他与妻子的公司的盈利,不至于如此。此外,曾有人证明,爱好赌马的谢志乐曾在澳门一夜之间输掉
6600 万美元
。事后,谢志乐神态依旧,毫无波澜。

据悉,谢志乐在获释后将他的毒品生意重心转向了亚太地区,利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金三角的关系进行走私交易。不仅如此,谢志乐团伙的内部组织相当严格,让多国警察无从下手。

警方发现贩毒集团 “The Company” 由 5
个不同的黑帮组成,由谢志乐统一领导。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资料,谢志乐团伙在全球范围内非法经营甲基苯丙胺(冰毒)以及海洛因生意,涉嫌在东南亚地区通过投资房地产、酒店、赌场进行洗钱。一名调查人员称,该集团的供应链十分复杂,组织运作很专业,”可以和苹果公司媲美“。和拉丁美洲的贩毒集团不同,该组织没有内部斗争和火拼,而是纪律严明,共同追求巨额利润。他还向客户承诺,只要货品被警察截获,便无条件重新为其发货,或者退全款给客户。

” 亚洲毒王 ” 落网记

” 丢货必补 ” 的经商之道虽然让谢志乐把生意做大,却也成为了警方追查犯罪网络的一大助力。自 2008
年以来,澳洲警方一直对谢志乐团伙进行追踪缉捕,但并无有效进展。2011
年,澳大利亚警方发现了一个贩卖冰毒的小团伙,但并没有立即抓捕他们,而是进行监视、窃听,并最终顺着这条线索追查到香港,谢志乐和集团的另一名高层由此暴露。

但其实直到 2016 年,国际警方才意识到谢志乐究竟掌控着多大规模的毒品生意。这要归功于一名粗心的嫌犯蔡敬泽(Cai Jeng
Ze)。蔡在运送毒品时在缅甸被捕,缉毒警们查获了他的两部手机,并在其中发现了大量的照片、视频、电话、短信和社交媒体通信记录。”这仿佛是一个阿拉丁的情报宝库。”
一位调查人员如此描述。

这些证据帮助缅甸和澳洲警方对近十年来的毒品案件进行数据对比,最终将缅甸、中国、日本和新西兰的多起案件联系在了一起,揭开了背后庞大贩毒集团的面纱,确定了谢志乐幕后大佬的身份,并发现了该集团在缅甸暗藏的制毒工厂。

2019 年 10 月,澳联邦警察牵头全球约 20
个执法部门,展开历年来最大规模的、针对亚洲贩毒集团的行动,其首要目标正是谢志乐。据悉,澳大利亚 70%
的非法进口毒品都由谢志乐的团伙贩入
,其团伙在亚太地区掌控的毒品交易规模高达每年 700 亿美元。

今年 1 月 22
日,荷兰警方在阿姆斯特丹机场逮捕了谢志乐,整个过程中谢并未反抗。谢志乐预计将在荷兰当地出席聆讯后被引渡至澳大利亚受审,目前并不清楚谢是否有律师。

亚洲国家必须联手治 ” 毒 “

除了谢志乐团伙,世界上不少贩毒团伙都与亚洲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在全球毒品最泛滥的十个国家中,亚洲国家就占了大半。那么,亚洲何以成为毒品交易的温床?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指出,亚太地区冰毒市场价值 303 — 614
亿美元
。联合国官员指出,冰毒生意投入便宜,不需要大量劳动力,利润也非常高。据悉,在缅甸生产的冰毒每公斤批发价仅为
1800 美元,但售卖到泰国,每公斤价值 7.05 万美元,在澳大利亚售价每公斤 2.98 万美元,在日本的零售价则为每公斤 5.88
万美元,几乎是进货价的 300 倍。这就意味着,贩毒集团更难受到打击——如果他们要运送毒品,即使其中 9 吨都被警方截获了,但只要有
1 吨能够顺利出货,那他们依旧能够赚一大笔钱。

有组织的贩毒团伙以毒品交易为业,他们寻求建设、扩张和盈利。东南亚的种植园和生产技术非常成熟,毒品种植、提炼、生产 ” 一条龙服务
“。此外,高现金流业务监管宽松,赌场和博彩中介在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十分普及。最后,政府监管不力也是一大弊病,各国政府和警察部队不能有效合作,便于贩毒团伙跨境走私。不仅如此,新冠大流行促使贩卖者寻求新的交易方法,通过暗网和邮寄包裹进行的非法贩毒活动在
2020 年内迅速增加。

既然谢志乐已经落网,亚洲各国需要做些什么才能避免下一个 ” 谢志乐 ” 的出现?CNN
认为,亚洲各国领导人不能逃避,必须明确事实、正视区域治理的失败。鉴于这一挑战的规模,仅仅几国无法单独做到这一点。显然,亚洲有必要就打击有组织毒品犯罪达成一项广泛的亚太协议,解决重大的政策赤字,阻止该地区毒品贸易增长。当然,这一切并不容易,它们将涉及艰难的讨论和决定,每一步都需要各国政府付出沉重的努力。这需要时间,最重要的是需要政治意愿。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亚洲毒王”落网,从广东马仔怎么到国际头号通缉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