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陈平到美国过年,我被读者气晕

写公众号之后,为了和读者增加联系,我两个微信号合计已经通过了几千个读者加我好友的申请。每天早上醒来,总有各类留言,携带着让我哭笑不得的观点,朝我涌来。

昨晚睡前,我发了一条嘲笑陈平到自己最看不起、最痛恨的美国买房过年的朋友圈。

今天早上,我收到好几条读者留言,差点把我气晕。挑选几条截图展示出来,大家看看我如何逐条反驳。

第一条:“陈平骂美国,难道就不能生活在美国吗?你不也经常批评中国吗?你为什么要生活在中国?你要别人独立思考,你自己独立思考了吗?”

我这么回答他:

“出生在哪里,是我也是你无法选择的。生活在中国,那不是我主动选择的结果,而是上天把我投胎在这里。陈平到美国买房子过春节,那是主动选择的行为。两者的区别,你应该弄明白。

你们这些粉红喜欢动不动把祖国比作母亲,我今天就借用同样的修辞法,打一个形象的比方吧。

张三觉得自己父母不够完美,偶尔抱怨,但仍然不离不弃,与李四主动认自己经常痛骂的仇家父母为干爹干妈。两人行为的性质难道一样吗?

既然上天让我做一个中国人,我就有义务让她变得更加美好。帮助自己国家发展的方式之一,就是正视并指出存在的问题。

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曾经说过一句话,成了经典名言:‘对祖国来说,没有比一切都满意的爱国者更可怕的敌人了。’

我承认中国这些年巨大的发展成就,但是,偶尔我也会批评指出中国某些方面存在的尚有待改进的问题。我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让中国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美好吗?

爱自己国家不代表不能批评自己国家。这一点你应该会认可。比起那些高唱‘祖国啊母亲’,却不声不响地移民美国的人,我批评中国,却仍然生活在中国,这不更加证明我爱中国吗?

这些年,陈平教授沾了自媒体时代网民平均智商下降的光,靠在各个平台上毫无节操地贬低美国,赚了大把大把的钞票。

赚到钱之后,却主动选择到自己最看不起的美国买房和过年。这难道还不够荒唐吗?”

第二条读者留言更是让我简直要吐血。他的大意是,陈平批评美国,不代表她的女儿不能爱美国。

我的回答:

“一个几乎天天利用自媒体,到处对中国的粉丝宣扬美国有多差,美国人有多惨,并因此而赚取大量流量和钞票的名校教授,连自己的女儿都教育不好,背弃祖国母亲,主动投奔美帝。

就好比一个天天用三从四德,高屋建瓴地教育别人要恪守孝道的人,自己养育出来的子女却从不孝敬父母公婆,这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到底是在讽刺陈平自己,还是在无情地嘲讽那一大帮给他喝彩和打赏的粉丝们?”

第三条留言继续为他辩护:陈平到美国买房,他的女儿到美国生活,这是个人自由。你老虱天天标榜自由,你为什么不尊重陈平和他女儿的个人自由呢?

我的回答:

“这个留言的‘逻辑’和很多粉红批评我的‘逻辑’属于同一个模式:你老虱整天提倡言说自由,你为什么不能尊重陈平和张维为的言说自由。

自由的真谛到底是什么?你们真的弄懂了吗?

我批评陈平女儿辜负了父亲的谆谆教导,主动投奔美帝,给父亲脸上抹黑。我这是表达个人观点,我并没有强迫她留下或阻止她投奔美帝。

所谓‘自由’,就是我可以批评你穿得太过暴露,但是我不能用行动阻止或干涉你穿什么衣服。我批评张维为,但我没有不让他说话吧。”

第四条留言:你可以批评陈平的观点,但是,不能批评他的人品。

我的回答:

“作为公众号作者,我同意观点之争不能动辄上升到人品之争。但是,作为个体,我真的很难相信,一个能说出那些奇葩观点的人,一个能把美国贬低得一无是处,自己却把女儿送到美国,到美国买房过年的人,人品能好到哪里去。

被他收割的韭菜,除了极少数是尽管受过高等教育,但是读书读歪了,导致思维陷入严重偏执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正在为生活努力打拼甚至苦苦挣扎的人。

他们因为从工作和生活中无法获取足够的自我认同,所以,渴望把卑微的小我依附到一个强大的群体上,用群体的力量掩盖个体的渺小。陈平就是靠着利用了这些人渴望认同感和归属感的群体心理赚大钱的。

坦率地说,陈平的演技和唱功,我都具备。但是,那种钱,我不会挣,因为那些钱大都是底层劳工阶层从牙缝里抠出来的。

我当然也希望中华民族强大起来,但是健康的民族自豪感应该是来自自身的优秀和不懈的成长,而不是来自对其他民族毫无底线的贬低。这么做,不会伤害到其他民族,却有可能误导自己。

我不是替美国说话,也从不认为美国是天堂,但是,美国能成为超级大国,科技和教育等方面的优势,确实值得其他国家学习。

经过这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已经成功地融入了全球市场。面对已有的成就,知识分子更应该理性客观,拿出博采众长的胸怀,为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清晰冷静的意见。”

自从写公众号之后,我开始被两种“虫”包围。一是蛆虫,一是糊涂虫。蛆虫不加我好友,不和我对话,但是,经常在后台骂我。糊涂虫喜欢主动加我微信,经常找我不厌其烦地唠叨,即使我不理睬了,他们也毫不松懈。

说实话,蛆虫骂不死我,糊涂虫却有可能气死我。你把事实摆给他们看,把道理讲给他们听,把逻辑给他们梳理清楚,他们就是不开窍。

总而言之,让他们相信自己被骗了,比骗他们难多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因为陈平到美国过年,我被读者气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