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结婚人数减少400多万对,这一届年轻人不爱结婚吗

刚刚过去的牛年春节,又有多少人被催婚了呢?今年春晚小品《每逢佳节被催婚》,再度引发了对婚姻现状的讨论。

近年来,我国结婚人数持续减少、结婚平均年龄日渐增长、单身群体日益扩大、出生人口持续减少等问题、备受关注。

6年结婚人数减少400多万对

根据民政部的数据,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国结婚对数呈现先升后降的态势:2010年结婚对数为1241万对;2011年达到1302.4万对,其后两年继续增长,2013年结婚登记1346.9万对;在经历了这一近十年的历史高位后,其后六年连续减少。

2014年结婚对数开始下降,降到1306.7万对,其后,结婚对数每年下降1个台阶,2015年降至1224.7万对,2016年降至1142.8万对,2017年降至1063.1万对。2018年虽然继续保持在1000万对以上,但到2019年,就跌破了1000万大关。

民政部的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全国婚姻登记机构和场所共计5594个,其中婚姻登记机构1068个,全年依法办理结婚登记927.3万对,比上年下降8.5%。结婚率为6.6‰,比上年降低0.7个千分点。

如此算来,2019年结婚对数比2013年最高峰时减少了419.6万对,下降31.2%。

为什么登记结婚人数在减少?

一方面,适婚的人群总量在减少。从历年的出生人口看,1986~1990年这5年出生人口都超过了2300万,尤其是1987年更是创下近40年人口出生的最高峰2508万,1988年也有2445万。这部分群体进入25、26岁的结婚阶段时,正是2010年到2014年,因此,这期间结婚对数也比较多,在1300万对以上。创下近十年最高峰的2013年,对应的恰好是1987年的出生人口高峰。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我国年出生人口不断走低,1991年出生人口降至2250万人,1992年降至2112.6万人,1994年跌破2100万大关,到1998年跌破2000万大关。

按照这个基数,未来几年结婚对数还将继续走低,可能会跌破900万对乃至800万对。

另一方面,平均结婚年龄线越来越高,晚婚乃至不婚者越来越多。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大城市目前很多人受教育的年限比较长,比如读了硕士、博士,结婚也会比较晚。硕士毕业一般都25、26岁了,工作几年就接近30岁了。

多重因素推迟婚龄

大城市的高房价、高经济压力等因素,影响了年轻人的结婚年龄。胡刚说,大城市的生活压力比较大,虽然工资高的人比较多,但也有工资不怎么高的人。

30岁的李小姐毕业于大连交通大学。她说,本科班上30个同学,目前仍有20个左右还未婚;研究生寝室4个人中,有3个人未婚。

“主要是房价高,买房压力太大了。”在杭州一家小型IT公司工作的徐先生今年32岁了,目前单身的他打算再奋斗一两年,在杭州买个房子再考虑婚恋的事情。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在大城市,年轻人的独立性比较高,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结婚率和结婚年龄。

胡刚说,经济越发达、城市越大,结婚的年龄就相应推迟。比如,北上广结婚的年龄会比中小城市高,未婚的人很多。同时,单身不结婚的比例也高。城市化、生活水平提高后,选择也更加多元化。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抽样数据,31个省份中,有8个省份的1人户家庭占比超过了20%。第一经济大省广东以29.34%位居第一;上海和浙江也都超过25%,分列第二、三位;北京以22.26%位居第四。

实际上,即使是在农村,经济压力大也导致很多大龄男青年难以走入婚姻。

新华社近日报道,“新华视点”记者日前在山西、河南、湖南等地走访发现,不少农村大龄男青年面对这道难题更加尴尬。在一些农村地区,娶妻必备的车、房、彩礼等新“三大件”花费飙涨到上百万元,结婚已成为部分家庭的沉重负担。

该报道称,多地农村群众反映,结婚已成为很多村民沉重的负担,甚至成为部分农村家庭负债的主要原因。一些村民说,攒钱为儿子娶媳妇是他们的“毕生奋斗目标”,但父子辛苦数年打工积攒的钱往往仅够买个房子,其他花费还得靠借债。

离婚人数持续增长

在结婚人数先升后降的同时,离婚登记人数则一直处于持续上升态势。2010年,我国离婚登记是267.8万对,到2012年突破了300万对,2016年突破了400万对。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依法办理离婚手续470.1万对,比上年增长5.4%,其中:民政部门登记离婚404.7万对,法院判决、调解离婚65.3万对。离婚率为3.4‰,比上年增长0.2个千分点。

离婚人数的增加,一方面有为了规避房屋限购或者负债等因素而出现的“假离婚”;另一方面,也是当前经济社会以及思想变迁的结果。有媒体分析指出,不婚者增加、离婚率走高,也与当今社会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以及人们日益重视感情和婚姻生活质量有关。

“我们之间也没有啥出轨、家暴等原则性问题,就是三观不合,经常吵架。有一次吵架时,他说:‘这是我买的房子,你给我滚’。那一刻我觉得必须要离婚。我自己也有房子,也有安稳的工作,收入也不错,我何苦要受这个气呢?”在广州工作的“80后”刘女士说。

在人们的印象中,大城市的离婚率高。但实际上,如今中小城市、农村地区离婚率也不低。来自泉州的李先生是一名律师,代理了不少离婚诉讼。他对第一财经说,上世纪80、90年代,在传统的闽南农村,离婚是非常稀奇的事情。但现在,闽南农村离婚的人数也很多,而且常常是女方先提出来的。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6年结婚人数减少400多万对,这一届年轻人不爱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