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教授指新冠源自实验室 德媒:不能称为”研究”

新闻 Alex 4天前 128次浏览

汉堡大学一名物理教授发表研究报告声称,新冠病毒来自一家武汉实验室。这篇报告的学术严谨性在德国引发激烈讨论。德国之声进行事实核查,探讨为何这篇研究报告不符合“研究”标准。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病毒究竟从何而来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目前有两种最普遍的理论,一种认为疫情可能是始于武汉的野生动物市场,病毒在当地由动物传播给人类;另一种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次外泄事故所引发。

汉堡大学物理学家罗兰德·维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在最新发表的“新冠疫情溯源研究”中支持第二种论点。他本人也在研究报告中强调,由于缺乏“有科学依据的严格证据”,所以他将各种证据汇编:包括学术文献、媒体及社交网络上发表的内容,以及与国际同行的私人交流。研究覆盖的时间为2020年全年。

维森丹格在报告中做出结论称,“证据的数量和质量都清楚表明,武汉病毒实验室的意外事故是造成当前疫情的原因”。在汉堡大学以新闻稿发布这份研究结果后,该份研究报告遭遇来自各方的强烈批评。德国的推特圈甚至出现#UniHamburg 的标签。

行文至此,我们要强调,这份事实核查的目的并非要评价实验室病毒外泄理论的可信度,也无意评估诸如中国新冠病毒研究的安全性的议题。本文意在解释,如何在学术基础上评价这篇发表的论文。

维森丹格何许人也?

维森丹格是汉堡大学纳米结构与固体物理学研究所教授。根据谷歌学术搜寻(Google
Scholar)的记录,截至2020年底维森丹格曾的学术文献曾被引用约3.6万次,可以说相当知名。

虽然专攻的是物理学,但仍不减他对新冠病毒研究的兴趣。维森丹格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疫情是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所有学者都能做出贡献。他指出,找到疫情的源头“至关重要,以便采取预防措施,避免未来爆发此类疫情的可能性”。

研究方法的漏洞

根据汉堡大学的新闻稿,维森丹格的研究采用“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他所汇整的已知的事实和证据表明,病毒是因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意外泄露。

奥地利物理学家艾格纳(Florian
Aigner)对德国之声表示:“一份学术研究必须符合两项基本条件。首先,你必须在研究中表明自己已了解并掌握了最新的知识。其次,你必须提出一些新东西。”所谓的新东西可以是新数据或是新结果。“但这两项条件在这个案例中都没有得到满足。我认为,维森丹格先生自己也清楚这一点。”

这份“新冠疫情溯源研究”在某些部分甚至不符合汉堡大学为学生制定的论文要求。根据汉堡大学规定,学术论文中应该避免大量的文字引用堆叠,否则会令阅读者产生作者畏惧于做出独立表述的印象。

维森丹格的研究报告中有数页摘录自他人的内容。其中有部分在阅读时,难以找到出自作者本人的表述。此外,他在报告中将个别单词、语句和段落作出彩色标记,也不符合一般的学术论文写作规格。

艾格纳指出,这样的做法是可行的,但这当然不是科学研究。“撰写一份学术论文,作者不能直接将文本复制贴上,而是需要引用后随即提出自己的观点。”

汉堡大学的学生委员会也在推特上发表意见称,该研究报告“不符合本校对学术标准的期待”。

维森丹格则认为,“这确实是一项科学研究,我根据科学资料研究了新冠疫情起源的问题”。

来源可疑

维森丹格所引用的资料来源遭到批评。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此无法理解,因为他在引言中公开了信息来源,而且“非常清楚地”按类型将其分类。

事实上,他在研究报告的最后附上参考文献索引,包括经过同行评审的学术文献、未经同行评审的学术文献、纸媒及网络媒体的文章。后者在71个来源中占了31,占比最大。

维森丹格在受访时强调,媒体报道对于解释过去一年的疫情发展过程相当重要。他也无法理解,为何分析社交媒体上的文章会遭到批评。他指出,针对特定事件的报道只发表在社交媒体而非学术文献上。

确实,依研究主题而定,这样的做法并非不合情理。但他所使用的信息来源明显偏向阴谋论或非来自严肃媒体。

例如,维森丹格摘录的两篇印度媒体GreatGameIndia的文章。该媒体平台前几天还发表过一段视频,内容指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承认施打新冠疫苗会改变人类DNA; 以及一篇声称德国修女强迫175名孤儿卖淫的报道。

在被问及是否理解批评,以及是否知道某些信息来源存在问题时,维森丹格答道:“只要对信息进行相应的分类,没有存在问题的信息来源。”
但上述两起情况都未得到相应的分类。

物理学家艾格纳还批评研究报告中采用了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的未定稿本。蒙塔尼耶在该篇文献中称,在新冠病毒的基因中发现艾滋病毒(HIV),显然是人工合成结果。艾格纳指出,蒙塔尼耶虽然是病毒学家、艾滋病毒发现者以及诺贝尔奖得主,但“最近许多年来他是非常、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人物”,多次发表“完全不科学”的言论。

“在我看来,维森丹格教授对于这些资料来源并不是特别挑剔,而是收集了支持他理论的内容,忽略了批评观点”,艾格纳说。

他表示,关于蒙塔尼耶的部分,维森丹格确实在报告中分类出针对蒙塔尼耶的批判性言论,但“这些不是来自另一方的科学论据,而是诽谤性的评论”。

未经审核的出版物

维森丹格将此次的研究报告发表在“研究之门”(ResearchGate)网络平台上。该平台自称是给科学家及研究人员的专业平台,来自世界各地的1900万名会员可在平台上分享及讨论研究成果。

在该平台上发表文章,不用先经过审核。学者艾格纳指出:“只有在经过同行专业评估后,才具有可信度。”
他认为,在未经同行评审的情况下,公开提出非常惊人的论点,实属“抄捷径”的做法,并不合宜。

维森丹格表示,“研究之门”平台是他发表研究报告的首选,“以达到尽可能广泛的受众”,因为专业期刊的用户必须付费才能阅读文章。

结论

维森丹格发表的文章可以被视为一次针对研究室病毒外泄理论的调查。我们在此不针对该理论本身以及证据的质量做评论。

但这名大学教授没有依循科学工作的基本标准,所以该出版物不能被称之为“研究”。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物理教授指新冠源自实验室 德媒:不能称为”研究”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物理教授指新冠源自实验室 德媒:不能称为”研究”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