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特朗普吃饭也太难了!倒可乐就有7个步骤

特朗普的“严格用餐标准”

  许多人都知道,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的四年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特朗普国际酒店位于餐厅大厅中心的72桌永远为他保留,除了他的家人与核心圈子成员,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用。

  而当特朗普光临酒店用餐时,酒店员工必须遵循一套繁琐的程序,半点也不能出差错。

  据美国《华盛顿人》杂志当地时间2月19日消息,这些步骤则详细地记载在酒店的一份“标准操作守则”(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中。

根据该守则,只要特朗普落座,服务员就必须“小心翼翼地”(discreetly
present)端上一小瓶普瑞莱(Purell)消毒液——这还并不是为了防疫,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存在这个步骤。

  随后,服务员就开始一字不差地背诵台词:“早上/下午/晚上好,总统先生,您的健怡可乐是加冰还是不加冰?”与此同时,服务员的托盘上还得放着一瓶冰可乐和一个放好冰块的玻璃杯,保证特朗普无论选哪个都能马上提供。

  倒可乐的程序也必须一丝不苟——守则中至少有7个步骤,并配有4张图片加以说明。

比如,可乐必须当着特朗普的面打开,“绝对不可以提”;服务员必须一手握着长颈开瓶器手柄的靠下三分之一处,另一手握着玻璃瓶可乐的靠下三分之一处;可乐倒好后,必须放在特朗普的右手边,之后则是“重复上述步骤,直到总统离开”。

  据悉,特朗普每餐总是吃一样的东西:前菜是鸡尾酒虾,主菜是全熟的牛排,配菜是薯条,有时还会加上苹果派或巧克力蛋糕作为甜品。

  虽然在“吃什么”的问题上不太纠结,但特朗普对于“怎么吃”还是有很多要求的。

  那份“标准操作守则”显示,餐前面包必须在两分钟内上,还得是双份,鸡尾酒虾则须要立即上。

甚至,服务员必须当着特朗普的面打开亨氏番茄酱的小玻璃瓶,确保他能听到瓶口处那“砰”的一声。

  同时,特朗普的餐品不能有额外装饰,酒店前行政总厨比尔·威廉姆森(Bill
Williamson)称,前第一夫人梅拉尼娅曾经要求一份比目鱼退菜,因为上头用了欧芹和香葱进行装饰。

  据威廉姆森介绍,特朗普倒是没退过菜,但如果他对用餐有任何不满,服务员也会吃不了兜着走,比如有一次他就质问,为什么陪他就餐的客人牛排比他的大。

  威廉姆森表示,餐厅每次都会特意为特朗普采购“最大的虾”,确实没怎么注意牛排尺寸的问题,在特朗普抱怨后,餐厅把之前用的肋眼牛排或者菲力牛排统一换成了40盎司(约1.13千克)的战斧牛排,“特朗普再也不会抱怨自己吃不到最伟大、最大、最漂亮的牛排了”。

此外,特朗普还酷爱零食,因此餐厅总是准备会一盘“垃圾食品”,比如乐事薯片、米奇威牛奶巧克力条、士力架、奥利奥、小熊软糖等。

  特朗普的那些“麻烦的贵宾”

  在为特朗普提供服务之余,酒店员工还得招待好特朗普的家人与其他贵宾,标准同样非常严格。

  “参议员与内阁成员以及他们的工作人员、总统的工作人员、共和党的重要成员、教堂牧师,就连‘我的枕头’(MyPillow)公司的人都是VIP贵宾。”酒店前厨师长肖恩•马蒂耶维奇说,“如果他们住在酒店里,酒店每天都会给我们印一本书,书里会有他们的照片、姓名和职位。”

  马蒂耶维奇表示,由于特朗普身边的“红人”就像“摩天轮”一样转的飞快,所以员工们必须搞清楚当下必须“讨好哪一位”。

例如,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在与特朗普决裂前,曾经在没有预定的情况下试图在酒店餐厅用餐,由于领班不认识他把他赶走了,导致自己被酒店总经理一顿训斥。

  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 资料图

  而且,每位贵宾都有自己的“特殊习惯”,让酒店不得不适应。

  比如说,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总是在餐厅里办公,几乎让餐桌成了他的“私人办公室”,还经常在非用餐时间要求餐厅为他和他的客人准备菜品。

  “这个人(朱利安尼)经常在下午2点,也就是我们还没完全运转的时候订一张10人桌。”一位酒店前经理表示,“我们没有员工在岗,但他是总统的律师,我又能怎么办?”

  再比如,共和党的重要赞助人大卫·波科尼(David
Bockorny)喜欢早上去餐厅喝咖啡,但总在餐厅开门时间前过来,这导致餐厅员工的上班时间不得不为他而提前。特朗普任职期间的财政部长史蒂夫·姆努钦(Steve
Mnuchin)喜欢喝餐厅菜单上没有的黑皮诺酒,搞得餐厅只能单独为他们储备。

  特朗普的家人相对“低调而礼貌”,但也有例外,特朗普的二女儿蒂芙尼·特朗普(Tiffany Trump)就总是放餐厅的鸽子。

“她订了很多位子,却没有出现。”这位酒店前经理表示,“这搞得我们很头疼。”

  高收入但内心矛盾的酒店员工

  《华盛顿人》报道称,这家酒店的管理层经常标榜自己为“特朗普真正的信徒”,但那些负责收拾餐后杯盘狼藉的基层员工们则心情非常矛盾——他们来这打卡上班只是因为工资高。

  前酒店大堂调酒师米歇尔·里维拉(Michel
Rivera)表示,自己光靠小费每年就能挣10万美元,这是他25年职业生涯中薪酬最高的工作,而且还有丰厚的健康福利。

  “人们真的会专门来找我,塞给我100美元并说,‘在这工作的你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酒保!’”里维拉说,“总是会有三四个人走过来,喝上几杯——我能轻而易举地卖给他们超过1000美元的酒。这在酒吧里可不常见。”

  一位餐厅经理则表示,酒店的客人会“像黑手党时代一样”向自己行贿,想方设法接近权力。

她表示,当有政客在场用餐时,会有人试图通过自己接近某些人,甚至还有人想让自己安排他坐到特朗普的位置上用餐,但自己拒绝了,“如果我们让某人坐到特朗普的位子上,我会被解雇的”。

  收入高也是有代价的,比如说在日常工作中不得不装成一位特朗普铁杆粉丝。

  里维拉表示,自己一直在通过撒谎来“扮演角色”,很多时候都会说“是的,我支持总统。他是个了不起的人”。

  一位酒店前经理则回忆说,她刚开始工作时,另一名员工带她参观了酒店,称赞特朗普“对人们很好”“心地善良”,当时她回应也是“你知道吗?你说得很对”,但其实“内心深处早已奄奄一息”。

  事实上,当她和其他民主党人得知总统即将上任时,反而会大呼“哦,太棒了。我不想做这些破事了,今天能早点下班吗?”

  关于高收入的另一个代价则是严格的仪表要求,据《华盛顿人》报道,华盛顿特朗普国际酒店的“仪容整洁政策”(Appearance &
Grooming
Policy)规定,男员工面部毛发的长度不得超过四分之一英寸(约0.64厘米),女员工的面部毛发长度不得超过八分之三英寸(约0.95厘米)。

  此外,针对女性员工,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只能穿连衣裙或其他裙子”,只要穿了裤子上班就会被批评。

“我只记得,每当我穿裤子的时候,我就会想:哦,这将是美好的一天。”一位酒店前女经理表示,“(在工作中)我总是穿得像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女主播。”

  此外,由于在“特朗普的大本营”工作,不少员工还遭到了各方排挤。

  “我觉得大概80%到90%的厨房员工是西班牙人。”前厨师长马蒂耶维奇表示,“很多在那里工作的人,他们的朋友都不再和他们说话了。一些西班牙裔工人在那里工作时,他们的家人不愿意和他们说话,甚至那些家乡是其他国家的家人也不愿意。”

  马蒂耶维奇还表示,之前与自己一直保持合作的一家蔬菜供应商与他终止了合作关系,说“出于良心,他们不能给酒店供货”。

  前行政总厨威廉姆森则表示,来酒店工作后,与他之前保持良好关系的食品供应商突然给他送来腐烂的农产品和不合格的肉和鱼,这导致他在任职期间必须仔细检查每一批食材。

  他还表示,有次他在酒店露台上休息时,慢跑的路人会对他竖起中指,还有一次穿着制服乘地铁去上班时,同行的乘客对他大喊:“你真可耻!你怎么能为那样的人工作?你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有酒店员工表示,在2020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期间,餐厅生意惨淡,用餐的氛围也很紧张,甚至没有人说话,“可以看出客人们都很难过”。

“在私底下,我们都在庆祝拜登将会获胜。但同时,哦,天哪,我们可能都得另找工作了。”

  在《华盛顿人》杂志看来,整个“标准操作守则”就仿佛是特朗普将自己塑造成“大明星”所使用的“剧本”,华盛顿特朗普国际酒店则像一个“明星走秀大舞台”。

  不过,这座“舞台”的情况并不理想,在美国新冠疫情爆发、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国会大厦爆发骚乱后,这家酒店的声望开始直线下降,特朗普总统任期结束时公布的财务状况显示,在2020年,这家酒店的收入减少了63%。

  《华盛顿人》杂志表示,在经历了四年的风风雨雨后,特朗普可能已经离开了华盛顿,但他仍然是这家酒店的重要人物,因为餐厅72号桌依然在为他留着——只不过位子一直是空的。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伺候特朗普吃饭也太难了!倒可乐就有7个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