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言:和习近平通话 拜登版“王者不治夷狄”

新闻 Alex 2天前 52次浏览

拜登在民间论政会透露自己跟习近平通话部分内容,但他讲得很含糊,坊间就不免忖测其“真正意思”。拜登政府是否亲中,看人事和实际行为,似乎一半一半。不过他透露的内容,就充满了传统政客千锤百炼的缩骨和滑头。

我们暂时知道拜登政府的对华专家小组成员,据说皆鹰派色彩强;美国海军也突入了东亚海域示威,澳日印美的军队似乎会有更多合作,将“印太”慢慢变成一个实质围堵机制。拜登也据报取消了孔子学院的禁令,虽然这在川普任内亦是姿态多于具体,但取消了姿态似乎亦是向中国示好。川普设定的对中关税,现时美国还是萧规曹随。以上复杂但又似乎矛盾的动态,显示美国硬的更硬,软的更软,但主要思路还是因粮于友,用盟国牵制中国,但自己不会主动带头冲突,去争取时间恢复国力。

所以在口头上他对中国大展媚态,但收线之后又对美国人说,如果美国还不行动,午餐就会被中国吃掉。中国政府听到,内里可能都在暗骂拜登包藏祸心。

川普时常被骂独裁法西斯,但他的外交行为可谓唐吉诃德,他不管国际体统,一心推动美国谋求自己利益,撕破所有关于民主人权国际合作的意识形态画皮,赤裸道出国际合作取决于纯粹利益,意识形态只是事后文饰,持重商而孤立的一国主义。

美国带头去令世界关系重置,固然是最快最有效,但美国的菁英肯定会觉得,冲突的成本由美国先付,冲突的结果却是未知,红利是正数还是负数都不知。美国的传统是据大洋天险的自我孤立,到其他地方出现冲突并胶着时,最后出兵清场并建立战后霸权。一战和二战都如此。知道日本有扩张野心,但先祭出石油禁运,引你打才总反击。

美国菁英不是不明白中国在争霸主地位,但他们缩骨惯,不愿意先消耗自己,而是愿意先消耗其他国家的力量,谋求自己做补尾刀的幸运儿。所以他们现在说要重建盟帮,其实是动员令。法国马克龙主张欧洲不要成为这场消耗战的先头部队,便是跟美国合作几十年来的经验总结。

向中国发放了什么讯息

那么说到拜登和习近平谈了什么,首先拜登感觉良好地展示自己对中国理解深入,他的意思似乎是,自己明白中国人经历清末衰乱,中国领导人必须符合大一统、富国强兵的历史责任,所以在新疆等地的行为,只是作为中国领导者必须符合的文化规范;而美国的文化规范则是要讲民主自由人权,他作为美国总统就是要说这些话,中国其实不必
take it personal. You are doing your job and i am doing mine.
拜登不清不楚言论的媚处,在于释放一种领导者之间惺惺相惜的
bromance。我了解你作为中国领导人有必须作的恶,但我批评你也是因为国民如此需求,我们各为其主,但我们是哥儿们,内心有默契,不要把我针对中国的言行当真。

这就是拜登谈话的真实版本。

而拜登对所谓文化规范的看法,其实就是进步地区流毒千里的后现代道德相对主义。本来西方是很绝对的,民主自由制高于专权集中制,善与恶、光明与黑暗,分明不已,但现在则充斥着“西方也有西方的坏”、“东方也有东方的好”的相对论。拜登则表示,中国权力之下发生的事,只是根据其独特苦难历史而建构的文化规范下的自然之物。因为清朝分裂衰弱,所以现代中国要不惜一切维护主权统一和控制国家,拜登表示他充分理解。他的解话是,作为美国人他不能接受侵犯人权,但其他文化体系怎样做,他都会尊重。

如果你说川普说话好难听,却不觉得拜登的说话难听,那纯粹只是你遍见太深。拜登这段话其实“白人至上”到不得了,道德和善恶是相对的,所谓恶只是没有高低的不同文化,而保护人权也基本上是民主自由国家的西方文化,并不普世。有人吃饭,有人吃屎,恐怕就是文化多元和
diversity。当然你乱来会有代价
(但他不会说是何种代价,由谁执行),但他会对“其他做法”保持尊重。他说自己明白事情是如此,但不会说支持或反对,可谓滑不溜手。

古老的帝国主义者认为自己的文明最高,所以会透过殖民和侵略去散播文明,但新时代的帝国主义者不是消失了而是变得更隐藏和聪明,他们假借文化多元就是好、要尊重小数或后发展文明的表面善意,站在世界领袖的位置却宣称会对世界袖手旁观。一个国家经常是袖手旁观的,如果没有利益可以交换,就不会有人帮助你,此乃世之常经,但川普那种袖手旁观是商人式的,他就等于告诉你这议程不关乎美国的利益,你说他无情,他也认的,并大条道理承认美国不承担世界帝国的统治义务,只服务美国人。

拜登型的假进步白男却是先摆出一个关心全世界广结善缘的模样,要了世界帝国的名号,让全世界的民主小清新倾心服化做外围啦啦队,但实际上一样是锱铢必计,抱着用盟友包围借力打力而自己补刀的权谋,把这种更川普更功利的放任包装成对异质文明的“同情理解”。如此看来,其实拜登本人更加美国优先;“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民主人权从“价值”降为“文化”

当然一个国家的具体政策多数不会跟领袖本人的世界观完全一致,甚至可能相反,但拜习对话透露出来的世界观,便是如此。美国回来了,美国传统政治的食利和黑暗一面也有望恢复。川普最“大逆不道”之处是他竟然露出美国的真身去打,贸易战便落得毁誉参半的结果。

北宋时的宋人对东亚的国际形势逐渐感到大压力,已经维持不了全域的霸权,特别是辽朝非常强大,所以北宋的一些理论就变得非常拜登。例如苏轼写过《王者不治夷狄论》:

论曰:夷狄不可以中国之治治也。

譬若禽兽然,求其大治,必至于大乱。

先王知其然,是故以不治治之。

治之以不治者,乃所以深治之也。

《春秋》书“公会戎于潜”。

何休曰:“王者不治夷狄。

录戎来者不拒,去者不追也。”

拜登的想法就是“不治夷狄”,除非硬实力已经辗压对方,否则只会维持斗而不破,不希望主动演变东方,不会强行输入秩序往东方,以此交心,换取你不要来演变我,大家挨时间、磨烂席、共繁荣。来者不拒,去者不追,如果强行教化,只会疲毙中国
(美国)。这是非常现实的保本策略,不求险进,但求守成,十分正路,但明显不是民主人士期待的那套“普世价值”。

时人常说“民主在退潮”,有些西方民主学者基本上就把川普视为引致民主退潮的凶手,其实民主主义者多数已失去了过去的理想,民主人权本身是“绝对价值”,但“价值”现今已下降为“文化”,文化却是因时因地因人因俗而不同的,便变成了相对主义,自然有一些地方是“文化上不需要人权”。

加上西方多国国力下降、内部问题丛生,民主当然是退潮,因为坐享和平的人类变得聪明,变得自保,不会牺牲什么去换取理念传播到普天下去。在西方之外当然还有很多人争取自己的民主自由人权,不过他们跟现在的西方其实没什么传承关系。

礼失求诸野,最热切争取著民主和自强的是 the rest of the
world,盎格鲁撒克逊文明早已肥得漏油,家大业大,就要现实,不需要对人权那么认真。反正权利和自由不会外送到来,拜登的花言巧语其实也是对
rest of the world 老实残酷的身教,我的回归正常,不是你的礼物。你要争取正常,要自己争取。

※作者为香港评论者/作家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一家之言:和习近平通话 拜登版“王者不治夷狄”


天钧新闻网丨最新时事优选新闻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家之言:和习近平通话 拜登版“王者不治夷狄”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