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世界第一多的日本 为何医疗崩溃到让人在家等死?

日本是世界人口比病床数第一名的,而且遥遥领先第二名的德国,日本现在有92万床,有空病床37万床。虽说疫情紧张,但病患人数还是比欧美少一个位数,为何会搞到医疗崩溃?搞到为何新冠病患没就医,只能在家待机、等死;或是救护车运送也无处去,在街头徘徊,即使找到医院收容,也是好几天无法住院等,日本的医疗机能怎能败到如此?

日本病床使用率各地答饱和状态,左边橘色是新冠病床数,右边蓝色是重症病房数。 图:翻摄NHK速报网页

根据OECD(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最新的信息,人口每1000人拥有的病床数,日本是13.0床,主要7国是德国8.0床、法国5.9床、意大利3.1床、美国2.9床、英国2.5床等,日本是压倒性地多;即使是急性病床数,日本是高达7.79床,比OECD加盟国家平均3.6床多了2.2倍以上;其他如医院数量也是,日本多达8,442家,是第二名的美国的1.5倍。

日本4月25日起的第三次紧急事态宣言的最大理由是”病床不足”,但明明全国有88万9千床,其中37万1千床,也就是42%是空着的,而且因为新冠而增加3万床,等于有92万床,而且去年年底跟今年年初,许多医院因为医护人员休假,加上担心院内感染,鼓励病人出院等,空床大幅增加,病床使用率反而下降,但为何会出现”病床不足”?

日本有大量空着的病床,新冠病患却无处去?已经搞了一年了,日本财政制度审议会的分科会才在4月15日对日本病床的非效率运用才开始起疑,要求修正急性用病床的运用方式,但日本政府现在也没设法想快速、积极去解决,每天坐视大量的新冠病患死去。

对应新冠病患,原本就应该运用全日本高达40万床多的急性用病床,日本厚劳省官僚的专有名称是”急性期病床”,这些病床其实问题很多,至今结果只是一些医疗体制并不完整的医院,号称有”急性期病床”或是”急性期病院”,接收救护车等搬送来的紧急病患或紧急性开刀等,藉此赚取高额的医疗费用,这些医院或拥有”急性用病床”的医院在面临新冠时都以自己没有对应能力而拒绝收容新冠病患,才会让病人在家等死。

为何如此?因为日本的大部分的医院都是民间医院,设有急性用病栋的4255家,其中3分之2是民间医院,大部分医院而且都是急性用兼复苏、复健以及慢性病的疗养用医院居多,紧急搬送来开刀后就不必转院而住下来的,也就是急性期跟慢性期兼用型医院居多,基本上急性对应能力较低。

这些兼用型医院都是1位护理师照顾10名以上的病人,但如果收容新冠病患,则顶多是1位护理师照顾7名病人,虽然日本按理也有40万床是1对7的急性用病床,但是医院的角色分担与协力关系不充分,因此无法运用。

厚劳省去年11月底调查显示,拥有急性用病床的民间医院只有21%愿意收容新冠病患,跟公立医院的8成相差很远;说穿了,最主要原因就是这些中小规模的医院一旦接收新冠病患就很可能经营出现赤字而告倒闭,因此大家都不敢收,公立医院的赤字是税金会补上的,但民间医院的赤字则只有自己负责。

此外虽然目前新冠病患的住院费一天可以收到7万日圆,比普通肺炎的病患的5万日圆高,但是需要人手非常多,而且需要独立隔绝的空间,必须分舱分流,空间跟人手的压力非常大;而且一不小心就会造成院内感染,日本医院住院者大多是高龄者,风险很大,因此不敢收。

就像制订日本紧急事态宣言指标数值的专家会议新冠分科会会长尾身茂,自己当理事长拿了安倍跟菅义伟65亿日圆的特别补助,却不肯让他所率的医院群收容新冠病患。

许多医院协会指出,与其让民间医院收容新冠医院,还不如把一些公立医院转换成新冠专用医院才比较现实!日本医疗资源虽然丰富,但都是中小医院多,医护人员非常分散,因此面对新冠,其实还是只好把所有新冠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医院或大医院,才能度过危机。

不仅病床如此。医护人才也是,现在日本明明住院人数比20年前少一成(为此日本政府还给削减病床的医院补助,每削减一床给114万日圆补助,新冠发生后也持续鼓励削减病床,遭讽刺为开暖气的同时又大开冷气),而且因为新冠而开刀大减,不需要紧急治疗的人都不住院了,按理医疗人力大幅剩余、很有余力。怎么会看着在第一线对应新冠医疗人员疲惫不堪,因此自己生病或离职者不少?

错估变种病毒的威力,大阪才刚减少重症患者用病床,现在只能让重症病患等死。 图:翻摄每日新闻官网

按理明明有许多医疗人员闲着没事,为了不能来帮忙?许多医院院长都表示,即使收容新冠病患,也无法强制非传染病专门的医师来对应新冠,非常头痛。

日本的医师,大抵是在大学时就以脏器细分专科,在大学时就以培养各科专门医生为目标,包括传染病的综合诊疗医生的培养非常落后,这是各自为政的弊害,其他国家很多即使非传染病专门医生,也都经过接受传染病医生指导,加入轻症等治疗行列。

其实日本的医疗法是对医生可以课以”应召义务”的,如果有要求不能诊察的,但是对医院没有;即使厚劳省发出通知,结果医生还是会以专门性以及设备等问题加以拒绝的;也就是把只要可以说是事实上无法诊疗,正当化为拒绝诊疗的理由。

医师或至今收高额诊疗报酬的急性用病床,都没义务收容新冠病患,才会救护车在街头徘徊一整天也找不到愿意收容的医院,从去年起就如此了,但一直没改善。

关西重症者病床严重不足,只能呼吁大家不外出。 图:翻摄NHK官网

日本因为新冠已经死了1万500多人了,每天死亡人数都是接近百人,重症者在3日也高达1804人,像大阪3日重症者数高达429人,重症者病床只有361床,住不进去的68人很快就会死亡,800万人口的大阪这几天有2天都是40人以上死亡!东京准备的新冠病床也使用率超过8成!各地也因暴增重症者非常耗损人力,已经很难接收新病患。

现在变种病毒是很快就会重症化,而且连年轻人、没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病症的人也很快就会重症化,日本在地3波时是经过46天才重症者超过千人,但这次地4波是21天就超过千人;日本全国许多医院都自己发出医疗崩溃宣言,但是中央依然束手无策,如果感染只好在家等死的日本人越来越多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病床世界第一多的日本 为何医疗崩溃到让人在家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