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蔡美儿被耶鲁停职!华人“鸡娃”教母人设崩塌

“虎妈”蔡美儿被耶鲁停职!华人“鸡娃”教母人设崩塌

她,被称为 ” 鸡娃界 ” 的教母。

她的老公,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知名教授。

她 ” 折磨 ” 两个女儿,全部送进哈佛。

她,” 虎妈 ” 这一名词的缔造者,蔡美儿。

写出《虎妈战歌》,登上《时代》封面引发中美教育大讨论。

如今,虎妈蔡美儿因为违反了疫情禁令,遭到了处罚。

加上此前老公对学生 ” 不检点行为 “,全家的名誉陷入了危机之中 ……

01

虎妈遭耶鲁大学停职

近日,《耶鲁日报》报道,多名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向校方提出,蔡美儿私下跟学生接触,并且在家中举办私人
Party,带学生在家中饮酒。

这样的事情,据悉并不是第一次了。

根据媒体的说法,早在 2019 年,蔡美儿就有过同样的做法。

她带着一些学生回家,期间还与他们一起喝酒。

当时耶鲁法学院曾就此警告过她,并且暂停她工作一段时间。

媒体称,校方和她后来签署了协议书,明确禁止她带学生搞 Party 并且饮酒,且不再教授必修课。

她本人还支付了一笔罚金。

目前,蔡美儿遭到了耶鲁大学的停职处理。

她主要是负责法学院低年级 Small Group 里新生的教学工作,对学生学业和就业做指导。

在遭到这样的处理声名扫地之后,蔡美儿展开了反击。

02

虎妈回应:

” 作为亚裔,我被欺凌了 “

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 我没有违反协议,也没有在疫情期间邀请学生搞
Party,我做的只是帮助一些学生,在针对亚裔歧视暴力的社会事件中,给予安慰。”

” 作为耶鲁法学院的唯一亚裔女教授,我无法想象如果是其他人,会不会受到这样不尊重的对待,完全没有正当程序。”

她给全体教师同仁写了一封长信回应。

她认为《耶鲁日报》的新闻完全是空穴来风,杜撰编造。

她否认了与学生们在家举行过任何不适当的聚会。

她在信中还称自己与法学院的领导沟通时,被 ” 欺凌 ” 了。

” 当我与一位负责人进行视频通话时,被直接侮辱地拒绝,这就像对待罪犯一样。”

她指控有人泄露了自己和院方的保密协议,呼吁第三方介入调查。

蔡美儿的亲笔信

她在信中,对耶鲁大学法学院的院长 Heather Gerken 称:

” 我感到非常的沮丧。在不加通知的情况下,课程被直接取消。”

而院长本人并未对这一报道作出回应,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只是说 ” 让所有学生在一个相互尊重、安全的环境中学习和生活是我们的责任,耶鲁法学院不会允许行为不端的教师存在。”

耶鲁大学法学院的院长 Heather Gerken

这一事件发生后,引发了华人社交圈和耶鲁校友们的大讨论。

认识蔡美儿夫妇的耶鲁校友表示,这两夫妻在耶鲁校内 ” 颇有影响力 “,在司法界人脉也很广。

蔡美儿和丈夫

老公菲尔德在耶鲁教书 30 年,地位很高。

那么事情发生后,怎么不见同样是教授的老公菲尔德出来回应呢?

因为在去年 8 月,蔡美儿的老公已被耶鲁大学停职两年。

03

老公因性骚扰学生被停职 2 年

从学校到家庭派对

2020 年 8 月 26 日,耶鲁法学院发公告,菲尔德因为在过去数十年的任教过程中多次性骚扰女学生被停职两年。

即使他以后重返教学岗位,也禁止他教授小团体的学生,不准和学生在课后出现社交性接触。

多年来,耶鲁法学院内部一直流传着菲尔德性骚扰的传闻。

可一直没有掀起大的风波。

直到 2018 年,在 #MeToo 运动的影响下,三名女生正式向校方举报。

她们称菲尔德在课堂和私人派对中 ” 不恰当抚摸学生,语言骚扰,试图亲吻学生 “。

这样的行为不但发生在学校里,也发生在他在家中举办的私人派对上。

菲尔德也喜欢和学生一起喝酒,而且是喝到酩酊大醉那种。

酒后他还会主动提出送女生回家。

这样的言行举止得到了很多耶鲁校友的证实。

与如今老婆公开喊冤一样,菲尔德对此矢口否认。

” 我从未试图骚扰过任何女生,我当了教授 30
年肯定会说过一些不合适的话,如果学生们觉得不适,可以申诉,但是性骚扰完全是另一回事。”

如今,夫妻双双被停职,作为精英人士,名誉和形象扫地。

《金融时报》更是直接称:” 蔡美儿一家精英形象破产 “。

更为讽刺的是,前不久蔡美儿刚刚出版了新书《向上流动》。

她将自己的教育经验和家庭故事,总结出 ” 成功三要素 “,告诉人们如何 ” 挤进 ” 精英阶层。

04

虎式教育靠三点进入精英层

非议不断,人设全崩?

在这本新书中,蔡美儿总结了 ” 鸡娃的奋斗经验 “。

成功向上流动的人,之所以成功主要有 ” 三要素 “。

就是优越感(Superiority)、不安全感(Insecurity)和克制力(Impulse control)。

其中不安全感,主要就是对自身价值或者社会地位的焦虑和不安,总觉得你自己、你做的事,或是你拥有的东西在某些基本层面还不够好。

她认为这股折磨人的力量,就是人们获得成功的普遍动力。

所以,一定要 ” 鸡 “。

她是这么说的,对自己、对孩子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蔡美儿自己,本身来自一个学霸家庭。

爸爸蔡少棠是菲律宾华人,早年赴美求学,被誉为 ” 非线性电路之父 “,后来担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

父母对蔡美儿的要求就是:

成绩单一定完美无缺;

哪怕在全 A 中仅有一个 A- 都会令父母难堪;

绝对不要怨天尤人找借口;

如果在学校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对你不太公平,你就要用加倍的努力获得加倍的成就证明你自己

蔡美儿的大女儿 Sophia Chua-Rubenfeld 索菲娅 18 个月,就认字母表。

3 岁阅读《小妇人》,开始弹钢琴,14 岁就在卡内基音乐大厅弹钢琴。

后来哈佛大学本科毕业之后,进入耶鲁法学院深造,同时她加入了美国陆军,妈妈蔡美儿和爸爸帮她带上了二级中尉军衔。

小女儿 Lulu Chua-Rubenfeld 露露 12
岁,就坐上青年管弦乐团首席小提琴手的位置,从哈佛大学艺术历史系毕业。

孩子们说,虎式教育的严格规定就是:

不准看电视或玩游戏

不准跟其他小孩约着出去玩

不准去其他小孩家里过夜

不得参加集体游戏活动

不得自己选择课外活动

成绩必须拿 A

除了体育与话剧其他科目不准不拿第一

不准参加学校的小组娱乐活动

不准参加校园演出

不准抱怨没有参加校园演出

不准练习钢琴及小提琴以外的乐器

不准在某一天不练习钢琴及小提琴

这套理念,让虎式教育成果显著,孩子们的确是非常优秀。

但也是因为这种 ” 鸡 ” 的动力,让虎妈家庭非议不断。

此前媒体曝光,蔡美儿曾经多次指导女学生要穿得 ” 有吸引力
“,以此争取给现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诺当法官助理的实习机会。

蔡美儿作为耶鲁法官助理事务委员会成员,在 10 年之内,她将自己指导的 10 名耶鲁大学学生都送到了卡瓦诺身边担任助理,其中有
8 位都是女性。

这位大法官被川普提名后,遭遇了至少 3 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在卡瓦诺卷入性侵风波的时候,蔡美儿站出来背书,用人格担保卡瓦诺是 ” 女性的好导师 “。

她更是表态:” 如果是我的女儿要担任法官助理,没有任何法官比他更值得我信赖。”

而她最后也的确是把自己的大女儿索菲亚送去担任了助理。

这被媒体批评为 ” 谄媚和缄默的密约 “。

如果靠教学生穿得大胆,与权力媾和上位就是所谓的 ” 不安全感 “。

那成功人士要具备的 ” 三要素之克制力 “,一定不是这种形式的忍辱负重。

《Slate》杂志曾表示:

” 如果没有其它特权,努力工作和天赋可能一文不值。

阿谀奉承、强大的盟友、效忠一个腐朽的体系并从中获益,并通过资源垄断让其他阶层的人处于不利——这才是蔡美儿真正的
” 战歌 “,也是她教给我们的全部。”

你没成功,或许不代表你不够努力。

而你看到的精英导师的战歌,或许只是她人生的一面。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虎妈”蔡美儿被耶鲁停职!华人“鸡娃”教母人设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