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餐饮帝国崩塌!这个知名品牌彻底凉了

五一假期,曾把海底捞 ” 甩好几条街 ” 的火锅店

谭鱼头

彻底凉了!!

最值钱的商标遭拍卖

这意味着创始人难以东山再起

在海底捞还是一个 ” 小弟 ”
时,谭鱼头便已员工上万、资产近百亿、门店遍布大江南北。而崩塌的原因,创始人直言,就是因为想上市。

2009 年、2011 年谭鱼头两次拟借壳上市,甚至不惜签下对赌协议 IPO,结果却均以失败告终,谭鱼头也随之深陷债务危机
……

” 谭鱼头 ” 惨遭拍卖

五一假期,谭鱼头连自己最值钱的商标也卖了。

2021 年 5 月 1 日 10 时至 5 月 2 日 10 时,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 成都谭鱼头 )
管理人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对成都谭鱼头名下的 49 个商标专有权进行拍卖,起拍价为 100 万元。

5 月 2 日 12 点 19 分,经过 188 次竞价和 169 次延时,” 谭鱼头 ” 名下 49 个商标终于以 1510
万元价格成交。因竞价过于激烈,原本上午 10 点就该结束的拍卖,169 次延时至 12 时 19 分方结束。

在拍卖页面显示,共 8 人报名竞拍,最终以 1510 万元的高价成交。

据悉,本次拍卖包含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名下 49 个商标专有权,涵盖的商标有 ” 谭鱼头 “” 谭状元 “” 巴椒渔府
“” 谭家坝子 “” 谭红 “”TANYOTO” 等。

曾是百亿帝国

员工上万、门店遍布大江南北

针对商标将被拍卖一事,此前其创始人谭长安曾回应媒体称,” 我们会把商标拿回来,继续做谭鱼头高端品牌 “。

然而,在业内看来,这在当今竞争充分的火锅市场上,失去商标的谭长安要从头来过,难上加难。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 1997 年 5 月 27 日,注册资本 5451
万人民币,法人代表为谭长安,经营范围包括中餐、火锅连锁经营的管理等。

跟别人家的火锅店不一样, 谭长安使用一次性清油锅底,消费者看得见的放心,为了让消费者满意,
谭长安把厨房的墙壁拆掉换成了透明的玻璃,这也是第一个使用透明厨房的餐饮店。

谭鱼头火锅店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此后谭长安不到 3 年的时间里,在全国 50 多个城市开了 90 家连锁店,到了 2000
年营业额突破了 3 亿元。成立 10 年,谭鱼头基本已经完成中国大陆布局,准备向海外发展。

当年公司品牌无形资产价值 8 亿元人民币,成为四川省最大规模的股份制餐饮企业。” 谭鱼头 ”
的迅猛发展,极大地繁荣了四川传统餐饮业,并成为 ” 川菜 ” 产业向外扩张的领军者。此后,谭鱼头又成为第一个将火锅带出国门的企业,”
曾登上餐饮巅峰 “。

而彼时的海底捞却只刚刚开了 13 家分店。因而,有人说,20
年前,你可以不知道海底捞,但谭鱼头的名号却家喻户晓。谭鱼头的的确确当时把‘海底捞’甩好几条街 “。

签下对赌协议拟上市

失败告终

10 年时间从零打造了一个百亿帝国,却只用了 4
年时间将百亿资产彻底玩垮。谭长安也表示,这震惊了整个餐饮界,也震惊了他自己。

据谭长安接受采访时回忆,当时跟香港的一家风投公司已经签订了对赌协议:风投出 2000 万美元,而谭鱼头则需花 3
年的时间达到盈利目标,将公司做到上市。谭长安说,他按照 2000
万美元的规模,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装修、开店,甚至也进行了一些其他火锅公司的股权投资。

但按谭长安的说法,许诺的 2000 万美元已经被花掉,但风投的钱只进来了前期的 500 万美元。而这 1500
万美元的窟窿,最后他不得不自己填上了这个窟窿,这也导致 ” 谭鱼头 ” 后续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如同多米诺骨牌,第一块倒下的,用谭长安的话来说,是一个 ” 豆腐块 ” 大小的消息:2013
年,四川媒体发布消息称,一家小贷公司将谭鱼头投资公司和谭长安告上法庭,要求其立即偿还借款本金 1500 万元及利息 220
余万元。

这直接让谭长安在银行的信誉进一步降低,借钱变得更困难了。但算上高额的贷款利息,他很难达成对赌协议中的利润要求,也将面临高额的对赌赔款。

商业帝国就这么一块一块倒下,最后,因成都谭鱼头资不抵债,丧失经营能力,债权人 2016
年申请成都谭鱼头破产,最终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2020 年 8 月,谭鱼头关闭了最后一家店。

2021 年 5 月,谭鱼头连商标都被拍卖。

如今回想过来,谭长安表示,” 命中注定不能上市,就不该强求。”

创始人已成 ” 老赖 “:负债 3000 多万

最穷时兜里一块钱都没有

亲手创立的百亿帝国轰然倒塌,至于谭长安自己,也早已成为了一个 ” 老赖 “。

而如今,天眼查显示,谭长安因没有可执行财产,已有 5 起案件被暂时中止执行,而这 5 起案件的涉及金额超 3100
万元,未履行比例为 100%。

谭长安也被列为 ” 老赖 ” 失信执行人。

谭长安也多次被限制消费。最近的一次是 2020 年 6 月,由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岷江支行申请。谭长安欠建行成都银行不到
5 万的金额。截至 2018 年 3 月 27 日,谭长安尚欠建行成都岷江支行借款本金 44921.69 元、利息 2954.52
元、罚息 1126.94 元。

据媒体报道,谭长安称:” 我窘迫的时候,包包里连一块钱都没有了。”

从火锅帝国到 ” 变卖家产 “,

谭鱼头的发展之路不禁让人唏嘘,

曾经火遍大街小巷的美食。

现在也变成了回不去的时代记忆 ……

你吃过谭鱼头吗?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百亿餐饮帝国崩塌!这个知名品牌彻底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