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浪费?清华毕业”月薪三万五”求职保母引热议

日前,上海一家政公司在社交网络平台发布了一则消息,说一位清华毕业生李静求职家政管家,月薪三万五。因为“保姆”与“收入”的反差,这条讯息引发广泛关注,甚至汇聚为一道大家问大家的立场选择题:清华毕业做家政是人才浪费吗?除了对家政偏见导致惊奇外,这件事还考验人们许多方面的认知。

就这条消息本身的真实性来说,还需要更多的事实核查,以排除家政公司自我炒作的成分。家政公司现在垄断了对外发布的信息,只说那位值钱“家政员”的名字是假的,学历是真的,以前还服务过汤臣一品的高端住户等,对其他信息则“不便透露”。事实核查可以帮助人们确认消息的真实性。

但即使是炒作,它也是一个成功的炒作。而它之所以获得广泛的注意力,根本原因也是顺应了诸多社会偏见,合理利用了人们的偏见,达到了人人都有话说的效果。当然,不管新富阶层多么低调,高净值家庭也是一个社会存在。上海家政公司展示其“高价家政员”,也可能验证了新富家庭的传说。

在这个事传开后,有意思的是舆论的反应,很快将争议变成一个立场之争:清华毕业做家政算不算人才浪费。如此一来,不管上海家政公司是不是炒作,人们在此事中的观念差异都可以单独列出来,成为有分析价值的东西。就此而言,这道选择题可以说充满了槽点,反射出的社会认知也很有意思。

清华毕业当然可以做家政,因为这里的“家政”已经不是“保姆”的意思,没有那一层偏见加诸的贬低色彩。即使有家庭愿意花三五万聘请家政员,实际上家政的工作内容已不再是买菜煮饭接送小孩,住家辅导小孩英文,熏陶起他的三观,这是新式家政的模式,与“佣人”等旧的理解完全不搭边。

财富新贵给新式家政员开出超出公司白领的薪水,实际上是一种家庭雇佣的行为,受雇于新富家庭的当然要凭实力竞争,这与公考、公司竞聘是一个概念。如果仍然抱着“家政就是干保姆的活”“佣人低人一等”等旧有观念,可能理解不了这种新的情况,会习惯用旧的认知来评判这一现象。

“清华毕业做家政是否人才浪费”这样的选择题之所以可笑,不只因为陈腐的家政观念,还包括陈旧的人才观。类似的争议出现在“北大毕业生卖猪肉”“清北毕业生竞聘杭州街道办”等新闻中,本来很正常的职业选择,非得要用清北名校来暗示其不配,用肤浅支撑不知所谓的叹息,也是蛮可笑的。

新的富裕阶层,其中有些是超级富豪家庭,高薪雇佣名校生加强子女教育,平民看到的是“人才浪费”,但新富家庭与其家庭雇员反而是各取所需:对新贵家庭来说,这是划算的教育投入,家庭教师等新富家庭雇员拿到不低于大公司或比资深公职多得多的报酬,若外人只知道争论“浪费人才”,可真是穷人的思维。

但凡出现名校生在基层就业,或者从事自雇佣、家庭雇佣等行当,总要引来一片“浪费人才”的廉价感叹。这些感叹不只是廉价,其实也都是势利眼的表现。因为在这些看似珍重人才的感叹,很快就会滑向“读书无用论”的庸俗论调。看起来愤愤不平。实际上是抱残守缺,缺乏理解新情况新现象的能力。

所以,那家上海家政公司是不是炒作不是重点,问题是这样的话题为何总能收获一样的争议。不关注富裕阶层看重的教育分层,不去理解家庭雇员等新职业,也不去真正关心“人才”的独立选择,总是悲天悯人般大叫“浪费人才”。从“做xx不如卖茶叶蛋”算起,虚伪的叫屈喊了三四十年,理应休矣。

总的来说,若把家政只理解为“保姆”,那社会对这个职业的想象到高薪“月嫂”就算到顶了。在这一刻板偏见之下,更难以理解家庭教师、富人家庭管家等家庭雇员的市场设定与职业选择。重要的不是三万五的月薪,而是雇佣者的社会阶层与财富等级,理解了这点,就不会再在“是否浪费人才”上浪费口舌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人才浪费?清华毕业”月薪三万五”求职保母引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