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趁姐离婚赶紧嫁姐夫 生5个孩子后悔不当初

小姨子趁姐离婚赶紧嫁姐夫 生5个孩子后悔不当初

丈夫钱江抱着孩子离开时,有没有和她打招呼,燕子已经记不得了。

  她只记得,那是在2018年夏天的一个午后。窗外的知了叫得人心烦,屋内开着空调,沉闷的空气中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令人窒息。小儿子因为不舒服,睡在病床上不停地哼唧。丈夫钱江难得一见的抱着女儿越越倚靠在病房门口,不一会两人都不见了。

  情愫暗生,两姐妹同嫁一人

  燕子和钱江的初次见面在农村老家,那时的钱江是以燕子姐姐准未婚夫的身份来拜访燕子父母的。不久,钱江就和燕子姐姐领证结婚。

  婚后,两人经常为琐事产生矛盾,在不断的吵闹中感情越来越淡漠。在燕子姐姐生下女儿彤彤不久后,两人婚姻走到了尽头。

  按照约定,彤彤跟着燕子姐姐生活,之后一直放在农村老家由燕子母亲照料。而另一边,燕子在和钱江接触过程中,对其暗生情愫,在钱江与姐姐离婚后,两人登记结婚。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凭着一腔热情可以把生活过得风花雪月,然而婚后的生活并没有燕子想象中的幸福甜美。钱江债务缠身,没有自己的房子,两人只能跟着钱江的父亲一起居住。

  钱江告诉燕子,他自己在无锡做水果生意,但是没有固定的门面,收入主要靠不定时给工厂、公司送水果,但是量少利薄。燕子平时负责在家带孩子,有着大男子主义的钱江不允许燕子过问他的事情,只有在心情好时透露一点信息。

  婚后,燕子在生了大女儿阳阳和二儿子然然后,曾表示家庭经济困难,不想再生育,却遭到了钱江的反对。之后每逢燕子怀孕,钱江都坚决阻止燕子做人流手术。没有钱,没有家人陪同,胆小的燕子不敢一个人去医院,只能看着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

  爱女心切,抱养女婴计深远

  家住江苏射阳的老李也没有想到,老实巴交的自己会因抱养女婴而惹上官司。

  老李心上一直有块大石头,女儿小凤患有精神分裂症,因为一直服用治疗精神类药物,结婚多年没有生育。眼看着夫妻两人年纪越来越大,他们担心女儿日后无人照料,老李和妻子决定,抱养个孩子,将来能代替他们照顾女儿。可当他们联系福利院,却被告知没有健康的孩子,家庭状况也不符合国家规定的领养条件。

  眼看着夫妻两人身体日渐衰老,老李妻子不死心,悄悄拜托在医院上班的邻居,请求其帮忙留意是否有弃养的女婴。不久,邻居传来回音,说有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婴可以抱养。老李夫妻喜出望外,当晚就通过邻居给的电话号码与对方联系,并约定好见面详谈。

  第二天,老李夫妻和邻居来到约定的医院大楼,问起钱江放弃女婴抚养权的原因。钱江表示家里孩子太多,无法上户口。鉴于之前在福利院领养孩子的见闻,老李夫妻表示想抱养一个健康的孩子,钱江表示可以给老李夫妻见见孩子。

  “第一眼看到那个穿着粉红色小短裤的小女娃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老李妻子抱着女婴爱不释手,她感觉抱着的是一份沉甸甸的希望。钱江提出,孩子出生到现在花费了不少钱,老李当即提出给对方5.8万元,钱江同意了。双方约定次日再聊。AD

  第二天,激动得一夜没睡的老李夫妻带着现金早早地来到医院。可钱江却表示,妻子为孩子买钙片花费2000多元,老李夫妻需要把“差价”补给他,否则事情免谈。

  眼看着一个健康的女婴快要抱养成功,老子夫妻怎么也舍不得放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6万元的价格成功收养女婴,老李为其取名“李媛媛”。

  老李抱着媛媛回家当日,还没从激动欣喜中回过神,朋友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你抱养女婴,给一点营养费可以,数额这么高可能会涉嫌犯罪!”老李瞬间冷汗涔涔,在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的农民眼中,吃官司是了不得的大事。老李思来想去,决定主动报案。

  债务缠身,出卖亲生子获利

  钱江出生在一个传统农村家庭,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一辈子都在种田种地,早上天不亮就出门,大夏天那么热还要除草施肥,可一辈子也没挣到几个钱。”从小就看着父母辛苦侍弄庄稼,钱江对于种田致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一次偶然的机会,钱江看到做生意的邻居光鲜亮丽地开着小轿车回到村里,满心羡慕之余,感觉自己窥到了致富的“真谛”,当即决定外出经商。

  然而,满怀信心和激情的钱江在第一次做生意时就血本无归,不仅将自己多年的一点积蓄耗尽,还欠下了大量外债。

  在外打拼几年,原本老实本分的钱江也逐渐变得圆滑。看着手机上满屏的催收来电和信息,他想到了一个无本的生意。

  2018年初,钱江在一次饭局上遇到了急于承揽工程项目的周某,酒酣耳热之际,钱江谎称自己舅舅是某省高官,并拿出事先P好的图片给周某看,周某对此深信不疑。之后,钱江陆续邀周某聚餐,出手豪气大方,处处以高干子弟自居,周某对其愈发崇拜。

  不久,钱江表示,自己舅舅辖区内有两个市的绿化工程交给了自己,但自己手头一时周转不过来,想邀请周某加入。面对巨额利润,周某心动不已,但自己经济实力不足,于是介绍了亲戚陈某加入。为骗取陈某信任,钱江伪造了项目工程承揽合同,骗取陈某15万元的投资款。AD

  然而对于欠债几十万元的钱江而言,15万元还远远不够。可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第二个“陈某”,急于用钱的他将目光对准了仅七个月大的小女儿越越。

  “我不是卖孩子,实在是没办法养了才送人的,也没有收钱!”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狡猾的钱江始终不予供认。

  在第一次询问中,钱江表示,2018年在和妻子燕子商量之后,将家中一个新生女婴送给别人家抚养,收了一万多费用。

  在之后的谈话中,钱江不断推翻之前的供述,表示在未经妻子同意的情况下,私下将女儿欣欣送给老李家抚养,只收下对方给生病儿子的营养费,约1000多元,剩余的9000元又还给了老李夫妻。

  检察机关在核对证据时发现,按照燕子陈述的时间推算,案发时欣欣约为2周岁,与涉案女婴年龄不符,那么涉案女婴究竟为何人呢?

  铁证如山,水落石出现真相

  经检察机关自行补充侦查以及引导公安机关侦查,结合证人证言及医学鉴定证据显示,钱江和其妻子燕子共生育五个孩子,分别为老大女儿阳阳、老二儿子然然、老三儿子浩浩、老四女儿欣欣、老五女儿越越。其中涉案女婴为五女儿越越。除在燕子身边抚养的阳阳和浩浩外,然然和欣欣也被钱江先后以“寄养”的名义送走,至今下落不明,目前侦查机关正在进一步查找中。

  燕子记得,小女儿越越出生在河南,活泼爱笑。那时,正值炎热的夏天,儿子浩浩感染肺炎住院,燕子忙着照顾儿子,便带着越越住在医院里,一个多星期都没有给越越洗澡换衣服。

  丈夫钱江自越越出生以来从没有给越越买过东西,也没有喂过越越,只有两次抱着越越离开病房。第一次离开一段时间后父女两人很快就回到病房,燕子没有多注意。第二次钱江抱着越越出去后,燕子就再也没见过小女儿,钱江谎称越越被寄养在别人家。

  “当时然然和欣欣也是这样被他抱走的,说是寄养在别人家过好日子去了,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燕子说。

  2020年,射阳县检察院以钱江涉嫌拐卖儿童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经不公开开庭审理查明,钱江未征得妻子同意,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能力,收取了明显不属于“营养费”等钱款,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

  法院判决其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与原判诈骗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追缴没收违法所得。钱江不服判决,并提出上诉。盐城市中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果能找回孩子,我想带着他们回我老家去。再苦再难,娘几个在一块总能熬过去……”冬去春来,燕子望着窗外枝头上的麻雀,悄悄抹去泪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小姨子趁姐离婚赶紧嫁姐夫 生5个孩子后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