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6年3次起诉他!是什么让曾经的好友反目?

5 月 31 日,夹杂在 ” 新电影定档 “” 谋女郎不能是整容脸 ”
等话题之中,关于张艺谋的另一条消息也登上微博热搜榜单——起诉 ” 老搭档 ” 张伟平。

两人此前曾合作 16 年之久,张伟平投资拍摄了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多达 11
部,包括大众耳熟能详的《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陵十三钗》《三枪拍案惊奇》等。

然而,一度被视作 ” 黄金搭档 ” 的二人,在利益纠葛和人情恩怨面前,依旧没能避免撕破脸皮、不欢而散的结局,于 2012
年分道扬镳。

这不是两人闹掰后第一次打官司。早在 2015
年,张艺谋曾因电影《三枪拍案惊奇》的分账款问题,起诉张伟平的新画面影业公司(以下简称新画面公司),官司一打就是 5
年,终审判决书还意外透露出张艺谋当年超生罚款的内情。

2020
年,张艺谋又以劳务纠纷为由起诉新画面公司,目前这起诉讼还没等来最终结果。到了今年这次,张艺谋将矛头直接从公司转向张伟平本人,以 ”
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 ” 为由,将其告上法庭,开庭时间定在今年 9 月 7 日。

从惺惺相惜的兄弟,到剑拔弩张的仇人,” 二张 ” 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 张艺谋和张伟平(右)。

黄金搭档

张艺谋与张伟平的初次相遇,发生在 1989 年一次圈内聚会上。

彼时,张艺谋已经有多部拿得出手的电影作品:《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等,而张伟平是一家外企的商务部经理,对做生意有着很大的野心。两人相谈甚欢,成为朋友。

两人真正开始合作,是在张艺谋事业一度陷入低谷的时刻。

1995 年,张艺谋开始策划和筹拍电影《有话好好说》,却遭遇与自己的 ” 灵感缪斯 ” 巩俐一拍两散、投资方将投资从 2600
万缩减到 1000 万的状况,张艺谋迫不得已只好解约。

·《有话好好说》电影海报。

在饭桌上,张艺谋将自己的烦心事告诉了好友张伟平。当时的张伟平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投资项目涵盖食品、医药、房地产等多个领域。见朋友有难处,他二话不说掏了腰包,促成了两人的第一次合作。

这次合作让张伟平亏了不少,只有通过发行权转让拿到的 800 万元进账,连成本都没兜住。

但张伟平通过合作看到了张艺谋的价值和潜力。在决定进军电影行业后,他义无反顾地将 ” 宝 ” 押在张艺谋身上,而且一 ” 赌 ”
就是近 16 年。

1997
年,新画面影业公司在北京成立,张伟平担任董事长。公司对张艺谋执导的电影来者不拒,投资了无数耳熟能详的大作,包括《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幸福时光》等。张艺谋国内国际多项大奖拿到手软,张伟平的公司也进账颇丰,合作天衣无缝。

要说两人合作最成功的一次,当属 2002 年横空出世的电影《英雄》。

· 电影《英雄》海报。

这是张艺谋第一次拍摄纯商业片性质的电影,也是他转型后执导的首部武侠巨制。但就是这样一部开启中国电影 ” 商业大片时代 ”
的里程碑式作品,最初成本只有 3000 万元。

那时中国电影市场盗版猖獗,张伟平采取了开创性的营销模式,拍卖音像版权、包租公务机宣传、拿出 1000
多万元做轰炸式宣传等,甚至将电影首映搬进了人民大会堂。

毫无疑问,张艺谋的技术和张伟平的运作共同造就了这部电影巨大的成功。《英雄》当年在国内拿下 2.5 亿票房,占了全年票房的
25%,在北美地区上映后,连续两周夺得票房冠军,最终全球票房更是高达 1.77 亿美元(约合 7.5 亿元人民币)。

乘此上升之势,两人又接连合作了《十面埋伏》等多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

2006 年,张艺谋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总导演,息影 3
年,合作暂停。在此期间,新画面公司也暂停营业,一部电影也没有投资。

酝酿 3
年后,两人联手重新出山,本以为会奉上一部厚积薄发的惊世巨作,然而,一部《三枪拍案惊奇》不仅拍掉了张艺谋的口碑,还差点拍散了两人的友谊。

这部电影当时虽然收获了 2 亿多票房,但成为张艺谋史上 ” 最烂 ” 的一部片子,豆瓣评分仅有 4.7 分。

· 电影《三枪拍案惊奇》豆瓣评分。

即使在此之后合作的《山楂树之恋》与《金陵十三钗》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但似乎也难以挽回两人联手缔造的 ” 二张时代 ”
终结的趋势。

分道扬镳

2011 年,《金陵十三钗》宣传期间,有人发现张艺谋和张伟平几乎再无同台,外界很快就传出关于两人闹掰的言论。

直到 2012 年,张伟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正式确认两人 ” 决裂 “:”
自从《金陵十三钗》之后我们就没有见过,我和他(张艺谋)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虽然两人已分道扬镳,但江湖上却少不了关于他们恩怨的传闻。

据披露,张伟平曾多次插手张艺谋的创作。在《满城尽带黄金甲》和《三枪拍案惊奇》的选角中,张伟平不顾张艺谋的意见,强行塞入自己中意的当红演员。

真正让两人关系彻底决裂的,是《金陵十三钗》的拍摄。

有消息称,为了确保电影提前上映,张艺谋早早买下了这部作品的影视版权,并且表示当电影进入后期制作时,会无偿返还电视版权。

但在电影开机前几个月,张伟平将电视剧版权以 ” 天价 ” 卖出,赚了一大笔版权费。

不仅如此,在张伟平的运作下,电影还被强行插入一段激情戏,让张艺谋深刻感到自己的创作受到了干扰,宣传期间的炒作更让他大失所望:”
档次太低,简直是在糟蹋我们的劳动。”

2012 年 9 月 4 日,新画面公司毫无征兆地通过几大网站发出律师函,宣布收回张艺谋工作室旗下艺人周冬雨、窦骁、倪妮等 12
人的管辖权。当月 12 日,张伟平再次通过网络痛批张艺谋,控诉张艺谋工作室是 ” 不合法 ” 的 ” 皮包公司
“,又声称周冬雨等人现在的经纪人无上岗资格。

2013 年 5
月,张艺谋以签约导演和艺术总监的双重身份,正式加盟乐视影业。本以为和新画面公司的纠葛可以暂告一段落,但随后他却陷入了更大的危机。

当月,女演员何珺在网上爆料说,张艺谋和妻子陈婷在国内生了 3 个孩子,并贴出陈婷的照片。

事实上,张艺谋与陈婷早在 2011 年 12 月就登记结婚。当时他们的大儿子 10 岁、小儿子 7 岁、女儿 5
岁,但外界对此却一无所知。

· 张艺谋与陈婷一家。

” 超生 ”
被曝出后,网友讨伐声不断,有人扒出陈婷是何珺师姐的信息,并且称何珺参加过《金陵十三钗》的培训,后被开除,此举有可能是在报复;也有人说幕后操纵者是张伟平,何珺则澄清,”
我和张伟平不是亲戚,八竿子打不着,我和他早已没联系了。”

最终何珺退出演艺圈,张艺谋被无锡计生委罚款 748 万元,但他与张伟平的决裂风波却远未平息。

多次上诉

在昔日老友不留情面的 ” 攻击 ” 下,张艺谋也在蓄谋反击。

2015 年 7 月,张艺谋方对张伟平所在的新画面公司提起诉讼,要求新画面公司支付其电影《三枪拍案惊奇》的票房分成 1500
万元。

新画面公司则否认拖欠张艺谋款项,并提供了新画面公司、张艺谋以及另一出品方香港安乐公司三家的合作备忘录,以及当时电影大陆票房 ”
三三分成 ” 的口头协议记录,称张伟平妻子已经分批向陈婷支付了票房分成 1200 余万。

张艺谋方则表示,该部分款项是新画面公司向张艺谋支付的其它影片片酬,并拿出 ” 超生案 ”
中,新画面公司代理律师在无锡计生委做出的张艺谋收入证明作为证据,证明其并未向自己支付相关款项。

2015 年 9 月 15 日,朝阳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要求新画面公司赔付张艺谋影片分成款共计 1500
万元,新画面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同年,张艺谋的御用文学策划周晓枫出版《宿命:孤独张艺谋》一书,里面对 ” 二张 ”
决裂的原因进行了披露,并且对张伟平大肆批评,张伟平则回应称:” 无中生有,满嘴谎言。”

· 周晓枫作品《宿命:孤独张艺谋》。

2016 年 4 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现场,新画面公司方声称,张艺谋及其家人在与新画面公司合作期间 ” 生活奢侈
“,利用结算过的费用,购买了多部豪车、名牌服饰,并支付了孩子国际学校的费用。

张艺谋方则坚持称这些钱是拍广告、执导舞台剧、担任开幕式导演等活动赚来的。最终二审判决采信新画面公司提出的已向张艺谋夫妇支付了
1200 余万元的说法,判决其支付张艺谋剩余的 246.36 万元。

张艺谋方对改判不服,该案再次发回北京朝阳区法院重审。双方拉扯了几次,直到 2019 年 9
月,北京三中院审结此案,要求新画面公司支付张艺谋 246.36 万元,但这笔款项一直没能支付到位。

2019 年 11 月 18 日,新画面公司因经营异常,被北京东城市监局吊销营业执照,但这并不妨碍诉讼进展。4
天后,北京朝阳区法院向新画面公司下达《限制消费令》,限制张伟平高消费。

即便如此,张艺谋方仍没有善罢甘休。2020 年,张艺谋以 ” 劳务纠纷 ” 为由,继续起诉新画面公司。目前,该案进展为 2021
年 3 月 19 日的开庭信息,最终结果尚未宣判。

这次,张艺谋在此前官司尚未了结的情况下,直接将张伟平本人告上法庭,给两人本已僵化的关系,再加一道枷锁。

· 张艺谋和张伟平(右)。

一个是对艺术颇有追求的导演,一个是重利益大于一切的商人,如今双方对簿公堂已经多年,虽然不清楚最终的结果,但十几年的情谊败给了现实,不免令人唏嘘。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张艺谋6年3次起诉他!是什么让曾经的好友反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