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习仲勋坚决拥护六四镇压

  • 新闻

上海直击:年轻人的“躺平”生活

华人置业主席刘鸣炜曾寄语港青“去少啲日本、睇少啲戏”,多储些钱买楼。买不起楼并非香港年轻人的原罪,在上海,刚毕业不久的沪漂(无上海户口、在上海工作居住的年轻人)同样面临楼价高、上车难的问题,租金、食饭的基本费用已佔月入的六七成。他们或者与刘鸣炜口中的港青近似,…

今天是八九“六四”三十二周年纪念日。刚刚读到的一则消息是:在警方监视下,“天安门母亲”七名成员早上到北京市郊的万安公墓拜祭遇难的家人,并宣读悼词,强调要向剥夺家人生存权的当权者讨还公道。据天安门母亲之一张先玲表示,32年过去,当局仍无回应他们的诉求,证明当局无能、残忍,全世界都看到当天发生的事情,不可能隐瞒。

习仲勋(中)和儿子习近平(右)。

 

这则消息令笔者想起了八年前的今天,也就是习近平接掌了中共总书记之后的第一个“六四”纪念日,笔者即在本专栏发表了《
对习近平曾经的希望是因为虚假新闻的误导》。文章中引述了天安门母亲当时发表痛陈“习近平上台后的所作所为,让人感到极为失望”的公开信,说是:“从习近平先生在中共十八大后所表述的两个不能否定,我们看不到他对前三十年毛式共产主义原罪,有过任何一点反思与忏悔;我们也看不到他对后三十年邓式跛脚改革,有过任何一点批评和问责。这使得原先对他抱有政治改革期待的人们,顿时陷入了失望与绝望之中。”

回想当年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夜,海内外自由派中因为习近平的即将接班而兴奋不已者不是少数,虽然还没有乐观到“习近平上台之日,就是‘六四’事件被平反之时”的程度,至少也还是对习近平的“站稳政治脚跟之后,就会顺应历史潮流”充满了期待。

2013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习仲勋百年冥诞座谈会。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发表《评价习仲勋,避不开文革和六四》一文
,说是:就是“六四”前后,习仲勋因反对胡耀邦被废黜、反对用军队镇压学生而遭到邓小平冷落,后被迫离开政治舞台。

多维的这篇文章中详细介绍说:1986年,多地爆发学生运动,造成时局紧张。中共高层一致认为,是因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造成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胡耀邦。1987年党内生活会上,众元老集体向胡耀邦发难,只有习仲勋站出来为胡耀邦说话,并当场发怒责问。而在八九学潮过程中,习仲勋坚决反对中共用军队镇压学生,并在投票中投了反对票。据资料记载,习仲勋在1990年一次全国人大常委会议上,指名批评对民主学潮诉诸武力的邓小平和杨尚昆。由此,要全面评价习仲勋,“六四”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当时的博讯网也发表文章说:虽然中共在对习仲勋的宣传中抹掉了他在“六四”前后的相关经历,但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六四”才是习仲勋最后一次人生滑铁卢。习仲勋因为同情学生的民主诉求、强烈反对出兵镇压学生,且之后明确表示同情总书记赵紫阳的遭遇而被邓小平“贬黜”深圳,之后一直郁郁寡欢,乃至抑郁而终。作为习仲勋的儿子,面对自己家庭所经受的种种磨难,亲眼目睹父亲习仲勋三起三落的经历,不知如今身居高位的习近平心中会作何感想?

日后海外出版的《六四风云人物回顾》中也有介绍习仲勋的内容,说他是“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元老之一,反对武力镇压,并对赵紫阳等人的遭遇表示同情……。”

2014年清明前夕的4月1日,数位“八九民运”时期的参加者和民间学者,安宁、陈卫、于世文、马少方、胡石根、赵常青等人,在河北正定县殡仪馆铭德堂举行了对”六四死难者”的悼念仪式。上述人中,最为外界所熟悉的应该是“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之一马少方,当时他还是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在学运过程中任北京高自联常委;“六四”镇压之后,他被列入二十一人通缉名单,并为此入狱三年。

当时马少方等人的公祭词中写道:“六四事件中疯狂的子弹、坦克夺去一批满怀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的生命,这不仅是死难者家人的痛苦,亦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悲剧。24年中,国家从未公示死难者姓名和具体人数,也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公祭活动,更未给死难者家属和公众一个说法,这些死难者的灵魂无处安息。”

当时有外界媒体评论说,这是六四事件发生后的二十四年里,中国大陆首次较大规模的民间公祭活动。公祭地点之所以特别安排在河北省的正定县,按照活动发起人的解释是,该县为新晋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政治之旅启程的地方。在此公祭是提示习近平,莫忘其父亲习仲勋亦是“六四屠杀”的反对者。习近平近期提出“中国梦”,这个梦应该正视民族之殇,将中国推向宪政民主的方向。可悲的是,那几年外界一直在传播的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在中共党内反对“六四”镇压的说法,本来仅仅是个找不出事实根据的“民间故事”,好多年来一直被一炒再炒,就被炒成了寄希望于习近平反“六四”的依据。

事后回想起来,外界之所以对习近平将会平反“六四”曾经有过一定程度的期待,很大程度上是被“习仲勋当年曾坚决反对‘六四’镇压”的伪新闻所误导。

今年二月出版的由习近平亲自审订的《中国共产党简史》中,把三十二年前“六四”事件的发生原因总结为:“一些西方国家的政治势力对社会主义国家长期实行
‘和平演变
’,支持和扶植各种反共、反社会主义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场政治风波首先是由国际上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和社会思潮煽动起来的。从国内环境来看,在一段时间里主持中央工作的领导人在推进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同时,未能使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方针得到认真的贯彻执行,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不但没有受到遏制,反而愈益发展以致泛滥。”

这部习近平版《简史》出笼后,有外界媒体说,该书内容中“把三十二年前的那场血腥镇压轻描淡写为‘1989 年政治风波’”。

其实这样的理解是不准确的。所谓
“1989年的政治风波”只是个具体章节的名字,内容中非常明确地沿用了三十二年前李鹏代表邓小平当局给那场“政治风波”的定性:“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最终发展成为一场反革命暴乱”。

这段描述的原文是:“1989 年 4 月 15 日,胡耀邦逝世。党中央充分肯定胡耀邦在 60 年的革命生涯中,
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在中央举行悼念活动期间,极少数人借机散布谣言,蛊惑群众举行示威游行,北京发生聚众冲击中南海新华门的严重事件,其他一些城市也发生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犯罪活动。4
月 24 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分析研究事态发展,认为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已经摆在面前。4 月 26
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
向全党全国人民指出这场斗争的性质。但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仍煽动群众占据天安
门广场,继续进行各种非法活动,最终发展成为一场反革命暴乱。
在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央政治局在邓小平和其他老一辈革命家坚决有力的支持下,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于 6 月 4
日采取果断措施,一举平息了北京地区的反革命暴乱。北京和其他大中城市很快恢复正常秩序。这场斗争的胜利,捍卫了我国社会主义性质的国家政权,维护了社会正常秩序和人民根本利益。”

而这里所说的邓小平伙同的“其他老一辈革命家”,三十二年来一直都被外界圈定为陈云、李先念、王震、杨尚昆等所谓“八老”。对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关键时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的表现,一直是视而不见。

笔者不清楚多维新闻等媒体说,习仲勋曾对反对武力镇压“六四”的“资料记载”源自哪里。而当时中共《人民日报》上的白纸黑字,才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

1989年6月14日
的《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了中共中央当天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会议,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各民主党派主要负责人传达邓小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讲话的新华社报道,说是李鹏出席了会议并讲了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在会上,介绍了“发生在北京的这场反革命暴乱的真象和戒严部队平息暴乱的过程”。参加会议的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习仲勋等数十人。

次日,即1989年6月15日的《人民日报》
第1版头条是《统一全党思想的纲领性文件——认真学习邓小平同志重要讲话》,第二条便是标题为《15位副委员长慰问执行戒严任务官兵
习仲勋发表讲话赞扬子弟兵的伟大历史功绩》的长篇报道文章。

报道文章中说:全国人大常委会15位副委员长代表万里委员长和全国人大机关,今天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亲切慰问执行戒严任务的解放军、武警官兵和公安干警,并去305医院看望了伤员。这15位副委员长是:习仲勋、彭冲、朱学范、阿沛·阿旺晋美、赛福鼎·艾则孜、周谷城、严济慈、荣毅仁、廖汉生、倪志福、陈慕华、费孝通、孙起孟、雷洁琼、王汉斌。

该报道中引述了习仲勋的现场讲话:“6月3日凌晨起,在我们祖国首都北京,极少数暴乱分子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制造了一场骇人听闻的严重的反革命暴乱。在这关键时刻,你们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坚决执行中央的英明决策,采取果断措施,迅速平息了这场反革命暴乱,为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保卫人民政权,保卫首都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立下丰功伟绩。我代表万里委员长和全国人大机关全体同志,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问候,并致以崇高的敬意!对在平息暴乱斗争中光荣负伤的同志,表示亲切的慰问,对壮烈牺牲的烈士表示深切的哀悼。”

习仲勋在现场讲话中还说:“在平息这场反革命暴乱中,你们表现了很高的觉悟,经受了考验。你们在生命危险面前,始终把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你们为了保卫首都人民,保卫建设和改革成果,发扬不畏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克服重重困难,在十分复杂的情况下,取得了平息反革命暴乱的重大胜利。你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充分表明你们能够肩负起宪法所赋予的‘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的神圣使命,不愧是人民的子弟兵,不愧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你们伟大的历史功绩,将永远铭记在全国各族人民的心中,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光荣史册。”

当时的习仲勋还在“慰问戒严部队官兵”的现场讲话中,特别代表他本人担任第一副委员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表示:“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反革命暴乱还未完全平息,极少数暴乱分子仍在负隅顽抗,伺机反扑,不断地制造事端。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的人大常委会,负有维护宪法尊严、监督宪法实施的崇高职责。我们坚决支持你们捍卫宪法和法律尊严的正义行动。希望你们再接再厉,继续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与制造暴乱的极少数人作坚决的斗争,直至取得完全的胜利,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保证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立下新的功劳。”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六四”镇压之前的习仲勋因为身体原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人大上班,“常务副委员长”的角色是由彭冲扮演的。但“六四”一声枪响,他老人家立刻从病床爬起来,精神矍铄地走上街头慰问戒严部队。

笔者在网上查找了一番,发现笔者本人过去曾发表过的,关于习仲勋曾经反对武力镇压“六四”的质疑文章几乎没有什么反响。不过,在这个问题上现在终于有了个明白人。就是在昨天,美立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唐志学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很重要的是,习仲勋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开的场合说过“六四”是不好的,而且他很明显地站队了,他在不同的场合上出来说“六四”动武是很对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可以说明习仲勋说遵守党的纪律,对他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人民日报》:习仲勋坚决拥护六四镇压

实验室泄露说升温 科学家:我们需要看到这些证据

武汉病毒研究所大门(2020年5月15日)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三 (5月26日)发表声明,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加紧收集和分析有关新冠病毒始源的情报,并在90天内向他汇报新冠病毒究竟是自然起源还是实验室事故的分析报告。科学家对美国之音说,要证明或者排除实验室泄漏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