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上海网红洋房公寓,天天和“入侵者”斗智斗勇

  • 新闻

洛杉矶雕塑公园造“中共病毒”雕塑,祭慰六四亡灵

六·四32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世界各地正在酝酿纪念活动。中国民主党、人道中国、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中国民主阵线等多个组织,将于6月4日当天,在南加州的“自由雕塑公园”举行“中共病毒”大型雕塑落成典礼,以及“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馆”奠基仪式,为六·四纪念活动增添新…

上海永福路上的良友公寓

变成了 ” 魔都小众拍照打卡地 “

来这里拍照变成流量法宝

有人开始不择手段闯进楼里

住在这里的居民们

每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中

生活变得一团糟

以下是其中一位居民的自述——

” 请你们不要再拍了,这里是私人住宅,要拍照请出去拍。”

” 拍几张照片怎么了?关你 X 事啊?楼道又不是你家?” 拿着相机的高大男生转过身来,恶狠狠地质问我。

类似这样的对话,发生在我居住的地方,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

我坚持请他们出去,并表示如果再不离开楼道,就要报警。

” 不就是在楼道拍照吗?进你家了吗?” 拿相机的男生急了,骂起脏话,冲过来就要打我。

我不想制造冲突,但也不敢就这么上楼回家,只好退到楼梯一侧的天井里,还能听见他的咒骂声。

我住在上海良友公寓,在自家楼道里遇见这些拿着长枪短炮的 ” 摄影爱好者 ” 硬闯进来,近几年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

楼道栏杆被压弯,玻璃窗被打碎,骚扰老人,乱丢垃圾,还有人扬言要放火拍照片 ……

自从这里变成 ” 魔都小众拍照打卡地 “,我和邻居们再也没了以往平静的生活。

强闯良友公寓

变成炫耀的资本

良友公寓建于 1937 年,曾经是面粉、纺织大亨荣鸿元家的产业,外观和内里是时髦的 Art Deco 风格,” 良友 ”
的名字,是取邻里和睦之意。

这栋公寓依街道而建,入口在两侧。当年荣家为了建造这栋公寓,共买下了 3
块地皮,但楼后还有一块地皮当时的业主不肯卖,只好建成不规则的楔形楼房,设计师巧妙地将西侧的旋转楼梯设计成钻石形,既实用又是装饰。

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年,邻居中不乏教师、律师等,楼里面的氛围很安静。

但就在三年前,这样的生活被一群群扛着摄影器材硬闯进楼里拍照的 ” 爬楼党 ” 打破了。

” 爬楼党 ” 们热衷在上海寻找一些妖泥角落里能拍出好看照片的 ” 机位
“,一般都是位于很少人知道的居民小区里,有些甚至是某一栋楼的楼顶,良友公寓里的钻石楼梯,也早就是他们觊觎已久的 ” 小众机位
“。

良友公寓楼下一直有门禁,居民们也都很反感陌生人闯进来拍照,结果 ” 成功进入良友公寓
“,竟然成了这些爬楼党们炫耀的资本。

他们不光要拍天井,还要拍居民平时上楼下楼的 ” 钻石楼梯 “,觉得特别有意境。

一楼的楼道里扇形的天井,也是爬楼党们很推崇的酷炫机位。

想要到达这里,必须得从一楼窗户里钻出去,把相机放在地上拍照。

天井的地面,真的不太干净

因为某些摄影大 V 的 ” 带动 “,在一部分摄影圈子里,喜欢给这块天井的上方 P 一架飞机,人要坐在窗台上装颓废,45
度角仰望天空。为了增添举手投足间的忧伤,有的人还会点支烟,烧完的烟屁股就扔在天井里。

这扇窗户玻璃被敲坏了至少 5
次,我们只好把窗户贴胶带封起来,但防不胜防,为了能把手伸进去拍,边上一小块玻璃还是被他们敲掉了。

在爬楼党们闯进来之前,邻居们会把绿植放在楼道里晒晒太阳,这些人进来以后就随手破坏,顺手牵羊,搞得什么都不敢放。

一些居民把自家门口布置得很好看,大门换成清新自然的风格,逢年过节还在门上挂些花环、门牌之类的装饰。

结果在家里坐着时,经常听到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响动,还听到说话声。

开门一看,原来是 Vlog 博主带着三五个人的小团队,被拍的那个人手里还拿着牙刷毛巾,想营造出 ” 我住这里 ”
的感觉,而背景正是自家精心布置过的门口。

良友公寓被 ” 入侵 ” 最严重的所谓打卡点,还要数 ” 钻石楼梯 “。

” 钻石楼梯 ” 的最底层有个平台,正好能容一个人坐在上面。

居民们不止一次看到有穿着萝莉装、哥特风格黑裙子的小姑娘躺在平台上,摄影师跑上楼从上往下拍照。

还有些小姑娘故意等天快黑的时候,穿着古装提着灯笼站在楼梯上拍写真,下班回家的人没少被吓到。

拍照姿势一览

靠在躺在楼梯上拍照,也都是家常便饭。

上海 2 月瑟瑟的寒风中,穿着吊带裙躺在冰冷的楼梯上,用自己的身体做抗寒实验。

躺着拍就罢了,有些人还剑走偏锋,非要挑战些高难度动作,比如坐在楼梯栏杆上把脚岔开。

久而久之,他们坐过的那一块楼梯栏杆都被压弯,后来楼里的老先生只好拿了两块砖,塞在被压弯的栏杆下面。

” 爬楼党 ” 中,不乏在个人介绍中标榜自己是某大型图库的签约摄影师。

我点开这位摄影师发的良友公寓照片的页面,看到一条高赞留言:” 为什么不叫我去?我在现场就要放把火增加气氛 “。下面有 60
多条跟帖,摄影师本人也给他回复:” 你快冲 “,好像在鼓励他这么做。

在居民楼里面放火,这不是气氛,这是犯罪。

拿起相机,

楼梯就变成了摄影棚

除了公寓楼下密码在爬楼党团体中被泄漏这样的糟心事,这些偷偷拿着相机器材的人为了闯进楼里,无所不用其极。

两个月前,我就撞见过一位装成外卖员的 ” 摄影师 “,

他看起来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外卖员的衣服,手里拎着两个送餐的袋子,背着双肩包,把脚架偷偷绑在双肩包下面,一进门就低着头急匆匆地往楼上跑。

” 你来干什么?” 我跑上去当面喝住他。

他明显紧张了一下,目光游离地说:” 我来送餐。”

” 你书包下面脚架都露出来了!”

” 哦,那我就走呗。” 他对于自己的露馅丝毫没有羞愧之情,阴阳怪气地白了我一眼。

” 团伙作案 ” 的爬楼党们也不少。

他们拿着器材带着模特,在楼下叫外卖,等外卖来了以后,让送餐师傅把楼门打开,把外卖给师傅吃,自己进到楼里面去给模特拍写真。

更有些爬楼党不光脸皮厚,撒谎水平也是一流。

当他们跟着楼里的居民进来时,有些警惕性高的居民会问,他们就说是楼上住民宿的。

楼上都是居民自住,哪里有民宿?有人马上改口,说是房东的朋友。

” 那房东姓什么你知道吗?” 当被问到具体细节时,这些人往往就原形毕露,甚至有时恼羞成怒地反问:”
房东姓什么你管得着吗?”

我见过最不可理喻的 ” 开门 ” 理由,比厚脸皮和伪装者更加过分。

这些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弄到了楼里一位有名望的长者的手机号码,他们进不来门的时候,就站在楼下给他打电话,说:” 我是你儿子的朋友
XX,下来帮我们开开门。”

老先生住得高,良友公寓里又没有电梯,他只能慢悠悠走下去开门,一看是这种无聊的人,只好又上去了。

听到老先生的无奈讲述时,我不仅是生气,更多是担心和后怕。

闯进良友公寓里面拍照的人,多数是偷偷带着专业相机的所谓 ” 摄影师
“,这些人劝也劝不动,骂也骂不走,遇到节假日的时候,一天至少有三五拨人组团来拍,下午 2 点到 5 点是 ” 重灾区 “。

偶尔也会有拿着手机想要拍 ” 打卡照 ” 的普通拍摄者混进来,不过这些人一般脸皮比较薄,说几句就离开了,不会太过分。

为了应对这些不文明行为,物业写了告知书贴在楼下非常明显的地方,希望能起到警示作用,让他们知难而退,但是收效甚微。

我们又在楼下大门的地方贴了 ” 私宅楼宇禁止入内,面斥不雅请您自重 ” 的红字加粗告示,擅自闯进楼里的现象仍屡见不鲜。

最后我们终于意识到,这些闯进来的人根本就无视规则,明知故犯装没看见。

忍无可忍之下,我们曝光了几位盗摄者的照片,终于起到了一点震慑效果。

过去这段时间,楼里新装了 8 个高清的摄像探头,也换了新的人脸识别门禁,闯进来的人少了,大家终于过了几天太平日子。

被迫 ” 营业 ” 的良友公寓

这些人到底是想拍点什么?

网上一搜,我找到了许多爬楼党们的 ” 闯楼攻略 “,在这些人生经验下面,有数百条跟帖。

” 要在早上 11 点和下午 5
点半这两个时间冲进去,单枪匹马,速度要快,这样最不容易被居民们发现。”

” 多准备几套外卖员的衣服,相机放在外卖袋子里,跟着居民混上去。”

” 万一遇到居民赶你,你要勇敢地看着 TA 的眼睛,千万不要怂。”

这些所谓的攻略并非只针对良友公寓,附近 ” 网红街 ” 安福路、武康路上的一些独栋小别墅,以及前阵子闹出冲突的杨浦区 ”
猪笼城寨 ” 隆昌公寓,都是这些 ” 爬楼党 ” 的受害者。

良友公寓楼顶的夕阳

大众点评上,有人把良友公寓设置成了 ” 景点 ” 的分类,下面是五花八门的打卡留言,有人还在分享经验。

” 进公寓需要密码,我是蹲守了 40 分钟,跟着快递员一起进去的。”

” 想要拍天井的照片需要翻到墙外去拍,很考验拍照小伙伴的身手。”

” 今天运气不错,不到三分钟就有个爷叔进大楼,屁颠屁颠跟进去。”

这种溜进溜出偷偷拍照的行为,当然给居民生活造成了很大困扰,所以居民们一直在给点评官方投诉,再三申明这里是住宅楼,不是可以随便进的景点。

现在这个页面虽然没有删除,但已经显示了 ” 门店暂停营业 “。

说来也是好笑,自己住的居民楼,哪来营业一说呢?

” 网红打卡文化 “令人反感

说实话,很怀念住进来头几年时的良友公寓,还有衡山路复兴路一带宁静的街道。

那时候晚上吃过饭,经常可以约上住得近的朋友一起在附近的安福路、武康路散散步,喝喝小酒,走在梧桐树下感受上海市中心的闹中取静。

但现在这里早已没有了 ” 静 “,那些从前爱去的小店,有些因为变成 ” 网红街 ”
后,租金飞涨被迫搬走,有些被拍照打卡的游客塞满,剩下的只有吵闹。

之前武康路上那个莫名其妙的蝴蝶结,过年的时候路过好几次,也没见有那么多人拍照,突然一下子变成 ” 唯浪漫至死方休 ”
的打卡地,还要跑到楼下喊老太太出来,真的觉得这种事很荒诞。

来旅游顺便拍照无可厚非,但现在这种 ” 网红打卡 ” 的拍照文化开始变得畸形了。

太多人在所谓 ” 网红打卡地 ” 里凹造型拍拍照,发到社交网络上追求存在感,以攀比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这些人就是在假装生活,这根本不是他们真正的生活。

退一万步讲,你就算愿意假装生活,也请不要来影响别人的生活。

武康路的蝴蝶结被网红们消费完之后,被摘下来丢进了垃圾桶。

在我们这些良友公寓居民的眼中,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家园,这栋 84
年历史的大楼也会和垃圾桶中的蝴蝶结走向相同的结局。

希望我们的良友公寓,不要成为流量的牺牲品。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我住上海网红洋房公寓,天天和“入侵者”斗智斗勇

新一波新冠疫情突袭 中国广东强化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