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或首次向中国引渡嫌犯 北京作出两项承诺

新西兰最高法院上周五裁定,可以将一名谋杀嫌疑人引渡到中国,但前提是政府必须得到北京的充分保证,让他不会遭受酷刑并得到公正的审判。

经过15个月的商议,法庭以三名法官赞成、两名法官反对做出了上述决定。它推翻了上诉法院之前的裁决,即考虑到中国的人权记录而做出的被告金京叶(Kyung
Yup Kim,音)无法安全引渡。40多岁的金京叶是新西兰的合法居民。

据指控,金京叶于2009年在上海度假时杀害了20岁的中国女子陈佩云(Peiyun
Chen,音)。中国当局表示他们还没来得及对金京叶展开问讯,他就回到了出生地韩国。

这是中国首次要求新西兰引渡公民或居民。与大多数西方国家一样,新西兰与中国之间没有引渡条约。过去10年来,金京叶一直反对引渡请求。他在奥克兰监狱关押了五年后获得假释。

2008年至2017年执政的新西兰中右翼政府曾两次下令引渡他。法院两次都命令司法部长重新考虑此案。

金京叶和他的律师托尼·埃利斯(Tony
Ellis)指出,鉴于中国在人权方面的记录,“但凡一个公道的部长”都拿不出引渡的理由。在周五的裁决后的一份声明中,埃利斯谴责了这个决定,并重申了他的当事人不可能被安全引渡的观点。

“在中共的统治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流氓国家,”埃利斯说道。“它普遍使用酷刑,不能保证公正的审判,更广泛地说,它拒绝接受必须尊重国际人权法的基本前提。新西兰政府多次指责中国违反国际义务,特别是在人权方面。”

在中国被指控的外国人经历了只会进行几小时的闭门审理,一些人还报告在审讯期间遭受了酷刑。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公民杨恒均被控从事间谍活动,他说自己遭受了长达数月的酷刑,而同样面临间谍指控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自2018年以来一直关押在监狱中,并接受审判。目前尚未宣布任何判决。

该地区其他国家的引渡问题也受到对中国人权记录关切的影响。2017年,因为担心中国的压制性法律制度,澳大利亚放弃了与中国签订拟议的引渡条约。

在周五长达150页的判决书中,最高法院表示,如果负责批准中国请求的内阁部长收到中国政府提供的证据,“没有充分理由相信金先生被引渡后存在遭受酷刑的危险,”那就可以签字放行。

法院列出了可以依赖此类保证的情况,以及新西兰政府为批准引渡必须得到的具体指导,包括允许对嫌疑人状况进行每48小时一次的查看。

最高法院要求新西兰政府在7月底之前得到中国的保证并作出报告。

新西兰与中国的关系最近受到密切关注,尤其是在中澳关系紧张加剧之际。本周,新西兰总理杰茜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新西兰会晤后,双方对中国在香港和南海等多个领域的活动表示关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驳斥了他们的言论,称之为“不负责任”和“无端指责”。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新西兰或首次向中国引渡嫌犯 北京作出两项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