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对一份新冠或由实验室泄露报告的研究方法存疑

布林肯对一份新冠或由实验室泄露报告的研究方法存疑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参议院拨款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作证。(2021年6月8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星期二(6月8日)对《华尔街日报》引述的一份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报告的研究方法表示了疑问。那份报告得出结论认为,病毒从中国一家实验室泄露的假说有可能成立。

布林肯在参议院一个委员会就国务院预算要求所举行的听证会上被问到了这篇报道。他说:“我看到了这篇报道。我认为它在好几个层面都是不正确的。”

《华尔街日报》星期一援引知情者的话报道说,美国政府的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一份机密报告得出结论认为,病毒从中国武汉一家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假说是有可能成立的,应当对此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这篇报道说,这项研究是在2020年5月准备的,在特朗普总统执政的最后几个月里被转交给美国国务院,国务院当时就新冠疫情的起源展开了调查。

布林肯说,就他所了解,这份报告的源头是特朗普政府请求一家承包商调查新冠病毒起源并特别聚焦疫情爆发是否为实验室泄露的结果。

布林肯说:“那项工作进行了,完成了,向国务院相关人员做了简报。我们来的时候,我们也被告知有这些结论。”

“我的了解是,特朗普行政当局对那项研究的方法、分析的质量、扭曲证据以适应先入为主的叙事有着切实的担心。那是他们的担心。这点也跟我们分享了。”

布林肯说,那份报告是一位或几位人员所进行的研究,不是拜登政府已下令的以情报界主导的病毒溯源调查的这种“全政府的努力”。

当被问到他是否支持解密有关病毒起源的信息时,布林肯表示,在保护情报来源的条件下,“不管我们发现到什么信息,我们应尽可能地透明”。

美国总统拜登5月26日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有关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起源的信息,并在90天后向他报告新冠病毒是来自动物源还是实验室事故。他还要求国家实验室和其它政府机构协助情报界的努力。

拜登在声明中说:“美国情报界已经‘围绕两种可能的情景形成共识’,但尚未就这个问题得出明确的结论。这是他们当前的立场:虽然情报界有两方面的人倾向于前者,一方面的人倾向于后者—每一方面的信心度都是低度或中度—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认为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哪一种情景比另一种情景更具可能性的评估。”

美国政府消息人士说,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一份仍然保密的美国情报报告声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三位研究人员2019年生病去了医院。

(本文依据了路透社的报道。)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布林肯对一份新冠或由实验室泄露报告的研究方法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