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掀起“为鸟改名”运动 这竟和反种族歧视有关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鸟类学会近来正围绕是否为大约150种鸟改名进行辩论,因为这关乎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

一些人认为,这些以人名命名的鸟,与一些历史人物同名,而这些人和殖民主义、种族主义有联系。因此,他们致力于给这大约150种鸟改名,清除鸟的名字带有的种族歧视痕迹。

不过,有些鸟的名字由来已久,要改名并非易事。

改名之意不在名

美国民间环保组织奥杜邦学会的一篇科普帖提到,一些鸟类的命名,不仅为了纪念著名的鸟类学家,也为了纪念探险家、士兵和首次发现某种鸟的人。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报道也提及,早期的博物学家,像美国著名博物学家奥杜邦,每发现一种新的鸟,就会以他们某个朋友或同事的名字给鸟取名。

这样给鸟命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那美国鸟类学会为什么要给大约150种鸟改名?事情的起因还要从这些名字背后的故事说起。

詹姆森火雀、巴赫曼麻雀、华莱士果鸽……这些是以人名命名的鸟,换句话说,它们与一些人同名。《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这些人和殖民主义、种族主义有联系。他们有的买卖黑人,有的煽动暴力、参与暴力而不顾后果,有的从印第安人的坟墓中盗取头骨用于伪科学研究。

以詹姆森火雀为例。据美国新闻媒体网站The
Verge报道,它是以一位英国博物学家斯莱戈·詹姆森的名字命名的,但他在1888年对一个年轻女孩的行为令人发指。那一年,他在非洲探险,把买下一个年轻女孩当作玩笑。他在日记中写道,这个女孩后来被送给了一群被他描述为食人者的土著人,还画下了她被刺伤和肢解的画面。

了解了背后的故事及历史人物,鸟的名字就有了险恶意味。人们认为,如果不给这大约150种鸟改名,清除鸟的名字带有的种族歧视痕迹,会让人以为今日的美国还推崇种族歧视的价值观。

“曾经的殖民主义、白人至上主义通过大约150种以人名命名的鸟延续下来。”美国观鸟协会的活动家泰基·詹姆斯在接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采访时说。

“为鸟取名”运动(旨在改变以人命名的美国鸟类名称)的人在其官网上刊文称,为了纪念一个人而给某项事物起名是有问题的,因为其中的一些名字延续了殖民主义和与之相关的种族主义。

殖民主义盛行时期,主要欧洲国家征服、占领了非白人的领土。为了使其行为合法化,出现了白人至上主义,宣称白人种族优于所有其他种族。

更名之路漫漫

虽然美国爱鸟人士一直在推进为鸟改名事宜,但遇到了不少阻力。有些鸟的名字由来已久,要改名并不容易。

例如,麦考恩铁爪鹀是以一名为南方邦联的军官命名的,但他捍卫奴隶制,也与多个美国原住民部落作战。

2018年,美国鸟类学协会(确定鸟类名称的协会)的北美分类委员会给铁爪鹀重新命名的提案未能通过。

美国民间环保组织奥杜邦学会指出,其原因是,过去的政策非常重视鸟类名称的稳定性。

2020年7月和8月,数百名鸟类爱好者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并在社交媒体上加了#BirdNamesForBirds标签,旨在推动美国鸟类学协会的北美分类委员会同意为鸟更名,不仅要更改麦考恩铁爪鹀的名字,还要更改北美鸟类中所有以种族主义者命名的鸟的名称,也就是重新命名从加拿大到巴拿马的大约150种鸟。

在众多爱鸟人士的努力下,美国鸟类学会于2020年9月通过了给铁爪鹀重新命名的提案,但是,关于更改大约150种鸟的名称的讨论还在继续。

为鸟改名不过是美国努力清除种族主义的一个例子。

从美国南部密西西比州新的州旗去除美国内战时期维护奴隶制的南方邦联旗帜图案,到北美四大职业联盟之一的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球队更改队名,再到内华达州多个涉种族歧视的标志性雕像被拆除……美国反种族歧视的行动一个接一个,汇入美国反种族歧视浪潮中。

不过,美国社会上上下下竭力清除种族主义烙印的努力恐怕是徒劳的。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美国著名华人民权活动家王灵智(Ling-chi
Wang)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说,从1776年建国至今,种族主义一直是美国难以治愈的癌症。

曾写过多本鸟类野外指南的肯恩·考夫曼说,给鸟重新命名会让社会更包容。但现实中为鸟改名是否真的能够达到这一效果并未可知。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美国掀起“为鸟改名”运动 这竟和反种族歧视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