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V参与日官方资助交流遭批叛国 外交部罕见灭火

近200名中国知识分子最近被“起底”曾参与日本政府资助的交流计划,遭中国网民围剿是拿钱办事的“通敌叛国”者。中国外交部罕见为沸腾声讨浪潮降温,定调希望透过中日健康稳定的人员交流建立信任,深化友谊。

《南华早报》8日报导,接受日本外务省补贴的“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2008年推出日本参观考察活动,邀请在中国有舆论和媒体声量以及影响力的大V参加,促进交流。日本外务省最近公布,截至2019年为止共有196名中国知识分子接受日方赞助赴日,包括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作家蒋方舟、熊培云、记者段洪庆等名人。

中国网民群起围剿,批评蒋方舟的书《东京一年》是“拿钱办事”、为美化日本做“大外宣”、“通敌叛国贼”,有网民直问她:“日元好赚吗?”

蒋方舟:不可原谅日本在二战犯下的罪

蒋方舟打破沉默,8日在微博发帖,强调“日本二战犯下罪行,至今没有道歉,这一点不可原谅,也毋庸置疑。”接着说明自己2015年12月获邀,2016年4月结束,是公开正常的文化交流,旨在推进中日友好交往。

蒋方舟还说,交流期间由该基金会支付她在日本的生活开支,和每月两万人民币左右的研究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额外费用,“绝不是拿外务省的钱”。交流项目结束后,她自费在东京旅居休息了数月以作旅游和文学观察,之后写成《东京一年》。她表示尊重为国家发声的网友,相信误解总会过去。

中国外交部罕见灭火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日被问及受日资助交流被质疑“为日宣传”一事,一改战狼外交作风,罕见地为内部沸腾的民族主义声浪降温。

汪文斌说:“国与国之间以各种形式开展人员互访交流的作法,在国际关系实践当中普遍存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近半世纪里,双方由政府支持推动的人员交流不胜枚举,为两国关系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双方今年还确立‘5年安排两国3万名青少年双向互访’的交流计划。”

《南华早报》另报导,上月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推出“公共外交小额赠款计划”,提供单笔最高3万美元,招募中国境内个人、非政府组织举办宣传介绍美国社会、文化艺术和价值观的活动,遭官媒斥为“招募叛国者”。

中方掩蓋日本是对中最大援助国

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感慨,中日之间确实存在抗日战争的历史纠结,但在中共官媒、党媒极力封锁下,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对日本长期默默为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提供惊人援助,一无所知。

媒体报导,日本在2018年前的40年间,都是中国最大援助国,占全球对华援助66.9%,自邓小平时代,日本以政府开发援助ODA形式,至2015年共援助约3.66万亿日元,其中优惠贷款3.3万亿日元,无偿援助超过1,575亿日元,技术援助超过1,840亿日元,遍布中国各省367项大型项目。如修建北京国际机场、上海浦东机场、秦皇岛港、规划中国煤炭运输配套铁道工程、援建上海宝山钢铁厂,逾两百所大学人才培养、改造各省份上下水系统、疫苗生产技术等。胡锦涛2008年访日曾表达感谢。

小粉红乱扣帽子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龚与剑说,中国网上能见光的都是共产党准你看的讯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看得到歌颂爱国主义的小粉红,有良知者提出对政府中肯评价不是被屏蔽,就被关进监牢或精神病院,湖南欧彪峰、广东王爱忠的下场就是如此。

龚与剑提到,他自己受共产党洗脑,初到台湾时,对日本人骨子里有种不敬。在台湾生活六年接触到日本人大为改观。这次日本两肋插刀送台湾124万剂疫苗,看到日本飞机降落,机场塔台广播感谢日本人,日本机长回应不客气,他忍不住掉下眼泪,感动日本人对台湾的友爱、对生命真真实实的尊重。反观常将“血浓于水”挂嘴边宣传的中国政府,他感到不耻。

中国官方点燃民族主义
最后恐烧向自己

龚与剑说:“通过美日送台湾疫苗看的出来,中国就是纸老虎。他们现在要找各种借口,《环球时报》胡主编说什么中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看到我也笑了。中国现在很大问题是战狼外交引起的民族主义,现在要怎么灭火?这次看到美国C-17飞到台湾,我感到中国想打台湾,可能还要过个五十年。”

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教授陈芳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中国对全世界散播病毒后,自卑感愈大,反扑愈强,愈要表现自己是强国,其实是病弱的国家,他们最大的文化输出不就是武汉肺炎?一群义和团网民任何事情都仇外,颠倒是非、不可理喻,恐怕最后也会危及习近平,除非中国不跟国外有任何交流。”

赴中交流全程监视、赴日交流随意自由行

陈芳明曾是早期民进党文宣部主任。他认为中国把任何交流都当政治。2015年他曾受邀去北京参加蒋渭水讨论会,“我还写了一篇论文,我们都很认真谈蒋渭水,中国代表对谁是蒋渭水根本不在乎,只是要让你看中国有多进步。”

陈芳明提到,中方安排住北京饭店,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的晚宴,出现台湾叛逃到中国的经济学者林毅夫,还有将军。主办单位问他们想去哪里都能安排。他想去看毛泽东在延安的革命基地、鲁迅故居、国家博物馆,中方果真都安排,就是丝毫不能自由行动。

陈芳明说,之前有两次访中,国台办安排年轻地陪,连去书店也跟着,看他买什么书。另一次行程要结束了,游览车小姐私下跟团员讲:“这几天全程坐在陈芳明旁边的是国台办的人”。

相较到日本交流,经验完全不同。陈芳明说,他受邀到东京大学演讲,演讲完请吃个便饭就散了,“根本才不理你,哪有空陪你。他们日本人很忙,中国人就是由党安排陪伴你,到处陪你、全程陪,你去就知道,都被监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中国大V参与日官方资助交流遭批叛国 外交部罕见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