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说各话 卡瓦诺:100%非我 福特:100%是他(图)

新闻 Alex 2个月前 (09-25) 148次浏览

原文链接>>

各说各话 卡瓦诺:100%非我 福特:100%是他(图)

福特博士宣誓作证,她表示百分之百确认卡瓦诺当年意图性侵她。(路透)

各说各话 卡瓦诺:100%非我 福特:100%是他(图)

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坚称清白,绝无不法之事。(路透)

控诉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曾在高中性侵她的加州心理学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27 日在国会参院听证首度露面,详细描述 36 年前的场景并在回答参议员询问时说,当时性侵并在她试图求救时蒙住她口鼻的,“百分之百确定是卡瓦诺。”

“我以为他要杀掉我。”福特指控当年 17 岁的卡瓦诺与友人贾吉(Mark Judge)和她参加同一场聚会时,联手企图强暴 15 岁的她但未遂;此事件发生后,她患有恐慌、创伤后遗症(PTSD)和密室恐惧症。

参议员李希(Patrick Leahy,佛蒙特州)询问福特,对此事件留下最强烈的记忆是什么?

1.作证  非判断卡瓦诺是否适任大法官  是说出事实

“最难以抹灭的,是他们两人的笑声,牺牲我换来的笑声。”福特说,“当我被其中一人压在床上时,他们(卡瓦诺和贾吉)两人一相互取笑享乐。”

福特说,卡瓦诺对她做过的事,毁了她的人生,“我今天出席作证,不是来判断卡瓦诺是否适合当大法官,而是说出事实。”

福特说,卡瓦诺出现在川普总统大法官提名名单前,她心里就七上八下;确定宣布提名人选时,她正在海滩度假,和朋友提及此事,朋友建议她找媒体或国会议员说出经历。

2. 提报  是基于“公民责任” 盼匿名保护隐私

福特说,她基于“公民责任”,选择向自己选区的加州国会众议员艾许(Anna Eshoo)提报此事;7 月 30 日,她再写信告知选区的国会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此事,必希望匿名保护隐私。

至于最后仍决定出面,? 福特说,“从卡瓦诺被提名大法官,就开始衡量公开这段经历的得失,后果比我预期的还糟糕。”

3. 出面  因记者环绕“我的研究室、我的家,我的上司”

福特说,她原本要求范士丹与报导此事的“华盛顿邮报”记者替她匿名保密,但直到记者环绕“我的研究室、我的家,我的上司”后,加上她指导的研究生被干扰、家人被威胁、“恶毒辱骂说我是出于政治动机”,因压力太大,才不得不出面。

“过去两天我的电邮帐号被骇,除了青少年那件事,最后这几天是我一生最惨的时候。”福特说。

4.关键   聚会被拦住时  卡瓦诺和贾吉皆已喝了酒

福特作证时,描述她所能记得差点的被卡瓦诺性侵经过细节;她是由哥伦比亚俱乐部的朋友介绍认得贾吉(Mark Judge)和卡瓦诺;强暴案发生前,她与贾吉已认识两年,不会认错人。

她说,那次关键的聚会,她不记得谁先到,但卡瓦诺和贾吉明显已经喝了酒;她从每天必去的哥伦比亚俱乐部游完泳,就直接到这场聚会,有四、五人,她上楼上厕所,被卡瓦诺和贾吉两人拦住并关入卧房。

5. 事后    在 Safeway 碰到贾吉  他很不安脸色苍白

福特说,她逃出朋友房子后,没告诉父母,但事发之后约六至八周,她和母亲在 Safeway 碰到在那里打工的贾吉,“我说了 Hello,他很不安,脸色苍白。”

福特说,从此线索或可查出此事发生的大约时间。

这场听证由委员会主席葛拉斯理(Chuck Grassley)主持,他和民主党资深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分别说明这场听证会的原由与重要性,范士丹对委员会未传召其他控诉者作证、且未在听证会前指示 FBI 对此案正视并调查表达遗憾。

主导听证会提问的是亚利桑纳州性犯罪女性检察官芮秋‧米契尔(Rachel Mitchell),她对福特所面对的经历,感到抱歉(sorry)。

各说各话 卡瓦诺:100%非我 福特:100%是他(图)

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27 日下午在参院司法委员会作证。(Getty Images)

特派员许惠敏、记者颜伶如/综合报导

国会参院司法委员会 27 日接连举行两场攸关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能否顺利通过提名的听证会,在首位指控他强暴未遂的加州心理学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先作证,表示“百分之百确认”卡瓦诺当年性侵她未遂后,卡瓦诺一概否认福特的控诉,“没有一个是真的,我向上帝发誓,我百分之百确认。”

1. 批民主党操作是“国耻”  批福特“精心算计”

卡瓦诺并抨击福特对他的指控是“精心算计的攻击”,民主党在整个任命过程中的操作,已成“国耻”(national disgrace)。

卡瓦诺先做了 45 分钟的独白,此前的任命听证上温和有礼的表现判若两人;他时而愤怒、时而沮丧,时而拉高音量,时而失控流泪。

听证中卡瓦诺多次说:“我和我的家被摧毁。”在前一场听证的福特则说,卡瓦诺对她的行为,“成为她一生的梦魇。”

2. 指传闻中的性骚派对“我并不在场”

卡瓦诺说,他高中时和福特并不熟,不在他的社交圈子;至于传闻中发生性骚事件的派对,他说“我并不在场。”

卡瓦诺妻子和父母全程陪同听证;卡瓦诺提到,他的女儿曾建议家人为福特祈祷;他说,这是来自于十岁的孩子多大的智慧。卡瓦诺父母在听证会上也频频拭泪。

卡瓦诺说,当福特控诉他性骚爆发时,他要求立即举行听证会,但却苦等十日。

3.“你可以不投我,但我不会退出任命提名”

卡瓦诺说,虽然面临各种威胁及恫吓,“你可以不投我,但我不会退出任命提名。”

卡瓦诺在回答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nstein)问到有关第三位控诉者茱莉史威尼克(Julie Swetnick )的控诉时答复说,史威尼克的东西是个笑话、闹剧,他根本不认得她。

4.“愿不愿意让 FBI 调查?”卡瓦诺避不回答

卡瓦诺是在福特作证后 45 分钟上场;包括贺锦丽(Kamala Harris,加州)在内的多位民主党参议员多次追问“你愿不愿意要求白宫让 FBI 调查这些控诉案?”

但卡瓦诺顾左右而言他,始终避不回答;最多仅说,听从(司法)委员会指示。。

5. 共和党葛理汉:一个好女人出来说一个假造故事

在福特听证无法畅所欲言的共和党参议员,此时全数为卡瓦诺护航,称这是民主党诡计,民主党范士丹(Dianne Fenstein,加州) 7 月就知道此事,却故意压住到最后才公布。

共和党的葛理汉(Lindsey Graham)称这是“民主党要摧毁卡瓦诺”,是政治操作,并以严厉语调告诉他的共和党同僚“这是他见过最不道德的骗局”,“你如果投反对票,就是把最卑鄙的事情合法化。”

葛理汉并以“一个好女人出来说一个假造的难堪故事”,为福特的作证作总结,并说,“不知道哪里发生、何时发生,如何能相信她?

各说各话 卡瓦诺:100%非我 福特:100%是他(图)

文章来源为各个新闻媒体,内容并不代表今日时事新闻网立场。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各说各话 卡瓦诺:100%非我 福特:100%是他(图)
喜欢 (0)